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150节 渡河之战

第150节 渡河之战

        巫洪没想到它伤成这样还能厮杀,猝不及防下被咬了个正着,鲜血如泉水般喷上半空。ΩE      ΩΩ小说Ww%W.1XIAOSHUO.COM不过它生性也是极硬,右手伸出龙神被剖开的肚腹内,将肚肠和内脏一把把拽出来。

        龙神虽然痛苦,却也咬住巫洪的脖子不放。

        两只巨兽就这么抱在一起,滚入河中。

        扑腾半晌后,河面没了动静,被血水染成一片殷虹。

        一个小时过去了,回去报信的村民带着一百来人6续而来,每个人都带着大包小包,面上均涌起恐惧和不解之色。

        我向大家简单解释了一下,村民们望着被鲜血染红的河水,这才真正相信出了大事。

        那两个巨怪的尸体都没再浮上来,可以肯定已经死了。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村民也在为自己庆幸不用搬离家乡。

        我问老吴哥道:“叔,这条河有多深?”

        他回答说:“这河通向黄河,深的很,你想干啥?”

        我道:“如果浅一些的话,我想下去看看双怪的尸体,确定它们是不是真的死了。”

        老吴哥一听这话,不禁面色踌躇起来:“照你的意思,那俩怪物可能没死?”

        我见他害怕,忙道:“那巨猿是死定了,不过那龙神毕竟是河中之物,只怕还有一成生还的可能,不过眼下来看,多半也是死了。

        老吴哥道:“刚才船队遇到河怪的地方约莫有一百米深,越往河中央越深,也不知到底就多少米。你若真想下去,我找几个会水的陪你。”

        我想了想,说:“还是算了吧。水太深,万一出个意外也不好。对了,你们是否打算将它们的尸体捞出来。”

        老吴哥摇头道:“捞这干啥,又不能当饭吃,而且还危险。再说了,那俩家伙这么沉,就算人太多也不一定捞地上来。还是算嘞!”

        我本想说,这两件东西若是捞起来给政府研究院肯定能惊世骇俗。不过,这里民风淳朴,不知道有这么一节也好,一来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二来也让这俩东西连带禹帝陵一同石沉大海。要知道禹帝陵里有许多未知的可怕之处,一旦被所谓的科学家们介入研究,很可能会释放出一些不利于世人的东西。

        村里人本邀我们进村吃顿饭,可大家急着赶路,生怕被东瓯王妃的人赶到连累了村民,便一力请求渡河。

        第一批船队渡过河中央,河面上再次漂浮起浓浓的雾气,能见度也低了起来。

        一路上,我始终觉得以东瓯王妃的老练程度,也许会想到我们的撤退路线。她的大本营本在几千公里之外的龙山鬼域,眼下通讯这么达,要调兵去任何地方都不是难事,所以这河对岸是否隐藏着东瓯王妃的人,等待着我们自投罗网?

        此时,我打开天眼,却因为距离太远,只能望到河岸是否有邪气。那里都是河面,墨玉的人当然不会蠢到在那里埋伏。

        离河岸还有五十多米时,我连忙叫船夫放慢度,因为通过天眼穿透浓雾的遮蔽,看到河岸后头的林子里布满了伏兵,至少有二百人,而且尸气冲天,多半也是行尸了。

        我心中一动,计上心来。

        那边厢,根据俘虏的日后叙述,领头的是龙山村的一名傩教余孽,叫章显,是个教内护法级高手。

        当铁皮船离岸边还有三十来米时,章显透过层层雾气,隐约看到有一点点光亮在河中缓慢移动。

        那光亮不用多说也知道是火把。

        章显问左右两名同为傩教弟子的助手道:“你们看看对方来了几艘船?”

        一名目力较好的瘦子助手仔细一望,随后答道:“看不太清楚,好像只来了一艘。”另一个胖子也说只看到一艘。

        章显诧异道:“只有一艘?不对吧,对面的渡口停着十多条船,怎么可能只来了一艘?”

        瘦子道:“那就不清楚啦,雾气太浓,拿着望远镜也看不出来。”

        胖子道:“多半是来探路的吧。听说领头的是个老太婆,不过出主意的就是在龙山村坏我们好事的那小子。这家伙鬼的很,千万要留神了。对了,看清楚这小子在不在船上?”

        章显道:“我要知道还用问你?这里还好没啥人经过,否则要是打起来非惊动警察不可。不过,你们说后面那些个行尸靠得住么?”

        瘦子道:“这些玩意儿根本没脑子,全凭老大你指挥,哪有靠不住的。就怕到时候控制不住反水起来就糟糕了。”

        章显低头沉吟,半晌后决定等那艘船上岸之后再指挥手下将其一举击杀。但是船靠岸之后半天都不见有人登6,他疑惑之下先派那胖子和瘦子前去打探。

        那两人掩至岸边,忽然现小船上空空如也,只有一只明晃晃的火把被绑在船上。方才远远望见的火光多半便是从它身上出来的。

        没有人?那这船是怎么移动的,难道是艘鬼船?

        两人仔细巡视过四周之后,终还是朝林内打着手势,示意船上没有人。

        章显越觉得奇怪了,出于谨慎,他派出手下的所有二十名傩教弟子来到渡口,出马堂的人始终没有出现。

        他终于按捺不住,带着剩下的行尸冲出了林子。

        来到岸边,他仔细观察了四周情形,忽然觉得不妙,当下分出一半人马由胖子率领往东,另一半则由瘦子率领往西,剩下的二十名傩教弟子则跟着他待在原地。

        当大队人马远去之后,章显立在渡口,望着四周波光粼粼的河面,不知为何心中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不经意间,他瞥见左手边上的河面上不断吐出一连串轻微的气泡,心中一亮,登时下令那二十名部下手持弩箭朝那里射去。

        二十支劲箭如泥牛入海,转瞬间没了动静。

        正当章显以为自己多疑时,右手边上猛的爆射出几道凌厉的劲风,悉数打在他身上。

        香香掠出河面,手脚连,顷刻间毙了四名傩教弟子。

        我则从另一侧钻出水面,干净利落地爬到岸上,手中一柄短刀左刺右削,登时结果了两名前来阻击我的敌人。

        章显心知自己中计,可为时已晚,悔不该将大部人马调离,此时纵然想要召回也难了。

        我哪里容得他打手机报信,上前用右臂一把揽住他的脖子,将一道掌心雷贯入他体内。

        章显还未来得及出一声惨叫,便晕死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