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192节 云鹤真人

第192节 云鹤真人

        一把扯开面罩,露出一张如海棠般的少女娇靥。E  Ω小『说Ww』W.┡1XIAOSHUO.COM

        “谁杀了张掌门?亏我还救了你,真是好心没好报!”黑衣少女反手甩了我一个耳光,挣扎着便要起身。

        她的功力原本要比我扎实,可毕竟是个女孩子,力气本就不如我大,又受了内伤,哪里还起的了身。

        我起先稀里糊涂,片刻后清醒过来,紧紧抓住她的双腕,沉声道:“说,你为什么要杀张掌门?”

        话虽如此说,可是心中也十分奇怪。

        这女孩子的修为虽然扎实,却也比张掌门差远了,如何能杀得了他?可若不是她的话,那先前出现在观星阁又是怎么一回事?

        彷徨间,云霆大手一挥,“这女孩子的功力还不足以杀掌门,也许你俩都脱不了干系。不过,等回去一审问,真相自会大白。”

        “不!我不回去!”我站了起来。

        黑衣少女嗔道:“那你还抓我干吗?”

        小赵警官突然对我怒道:“你干吗老抓着她不放?”

        “我,你……”

        “什么我我你你的,笨!”她冲我眨了眨眼,低声道:“你女朋友?”

        我摇了摇头。

        她露出一个不信的表情,忽然从怀里摸出三个黑黝黝的事物,冲着云霆眨了眨眼,笑嘻嘻道:“老头儿,送你点东西玩玩!”

        说完,作势朝他丢去。

        云霆一怔,边闪边喝道:“大伙小心!”

        众人闻言,急忙飞身闪躲。

        “砰!”

        白烟倏起,吞没了女孩和我的身影。

        云霆飞掠入烟幕,哪里还有两人的踪影。

        “呸!原来是烟弹,还以为是手雷呢!不过想想也是,这丫头怎么可能搞得到那玩意儿。”道士们一边挥手驱散烟雾,一边朝云霆聚拢过来,“老爷子,现在该怎么办?”

        云霆气道:“还能怎么办?追啊!”

        话音一落,远处隐隐约约过来一队人,领头的正是张羽。

        两人在山坳间没命似地跑着。

        那少女的体能和耐力极强,疾掠了半柱香的功夫都不见减。

        眼看就要来到山脚,见四处无人,我突然停下了脚步。

        少女也只得停了下来,蹙眉回道:“你又怎么了?”

        我冷冷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先前会出现在我家中?”

        “这里到处都是天师府的人,等到了安全地方再问不迟。”

        “不行,你现在就说!”

        少女心头有气,双手叉起小蛮腰,“我偏不说,你待怎样?”

        “不说就打你!”

        少女挺起胸膛,喊道:“你打啊!”

        我本就在烦躁之中,如今被她话语所激,登时头脑一热,一拳捣出。

        少女没想到我真的出手,闪避不及间胸口被打了个正着,当下身形往后飘飞出五米开外,跌在地上没有了声响。

        我收起拳头,暗暗心惊:我怎么如此冲动?难道把她打死了?如果害张掌门的不是她,那我岂非杀错了好人?

        我越想越心惊,越想越后悔,几步来到少女身旁,蹲下来去探她的鼻息。

        果然没有了呼吸。

        “喂!你怎么了?醒醒……”我急得面如土色,不料一阵劲风倏起。

        那少女竟然将我一把掀翻,然后骑坐在他身上,一边扭打一边嗔骂起来。

        两具身躯在草地上不断扭磨翻滚,我还是头一回和异性如此近距离接触,惊怒之余也略感有些刺激,当下一张俊脸涨得通红,喝道:“野丫头!快住手!给我下去……”

        “老娘才不听你这小混蛋的话!”

        扭打间,耳边蓦地传来一个十分深沉的声音:“请问,山上便是天师府么?”

        我心头一惊,连忙停止打闹站了起来。

        清冷的月光下,一个身影稳屹在前方十米远处。

        他中等身材,一袭道袍裹身,看起来四十五、六岁的年纪,皮肤白皙,脸颊消瘦清秀,一头乌黑长披散垂落至不含半点多余脂肪的蜂腰上,配以微笑间那一撇微微上翘的胡须,说不尽的潇洒写意。

        这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在他的身后斜背着一柄狭长得出奇的剑。

        更令人惊异的是,在没有风力的情况下,他胸腹间的衣袂微微鼓胀而起,并朝后方飞扬而起,显然是先天真炁已修炼到一定阶段的征兆。

        我目光警戒道:“你是谁?”

        那人长下一对深邃的眼眸朝我投来,并在他身上来回打了一转,冷冷道:“玉虚观掌门,云鹤。”

        “原来是玉虚观掌门。哼,想来趁火打劫么?”我闪身拦在他面前:“要上山,先过我这一关。”

        那黑衣少女一推我,骂道:“你没脑子么,人家天师府的事关你屁事!你还嫌被追杀得不够么?”

        玉虚观的先锋大军刚刚覆灭,领队的天龙子也身死,其掌门便连夜只身上山,其中必有阴谋,绝对不能让他上到山顶。

        我正要说话,却见那黑衣少女笑嘻嘻道:“我这朋友小时候脑袋被驴给踢过,不太好使,整天冒充天师府弟子,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斤两。道爷您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计较,请尽管上山,请!”

        岂料,对方看也不看我一眼,举步继续朝山上行去。

        我脚下一转,朝他的背后呼啸一拳捣出。

        体内仅剩的阳炁透拳而出,将他全身要害笼罩其中。

        哗!

        我只觉眼前身影一花,已然失去了目标,等感官再度恢复警觉时,一股凌冽杀气自后方传来。

        此人身法之快,竟在张掌门和天龙子之上!

        “小心背后!”少女大喊。

        我手中没有兵器,只凭一对肉掌不敢回身去硬接对方的长剑,于是就地向前滚出。

        岂料,当我起身回头,身后又不见那人的身影。

        “在你头上!”少女再喊。

        剑气压顶而至。

        我无暇多想,再度向侧方鱼跃而出。

        嗤!嗤!嗤!

        我并未感受他实战法术,由始至终都是纯粹的物理攻击,然而透剑而出的集束之气在我原先站立过的地方刺穿了三个洞,飙起的泥土草屑宛如漫天细雨。

        我心叫好险,刚刚站起身来,岂料胸口一痛,被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掌力震地向后跌出三丈开外,“哇”的喷出一口鲜血,五脏六腑宛如翻转了过来。

        “一塌糊涂!希望张默然不要让我失望。”云鹤冷笑一句,不再看我一眼,径直向山上走去。

        “张掌门……”我听到对方说出了张掌门的名字,不禁急火攻心,一股血气上涌,登时昏死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