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201节 走廊里的哭声

第201节 走廊里的哭声

        大家又轮流讲了几个鬼故事,时间转眼间来到了午夜。E┡小说WwㄟW.Ω1XIAOSHUO.COM

        这是来到客栈的第一晚,这样的环境除了讲鬼故事也找不出其他的娱乐活动来。虽然我们这三个法师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这样的深山古村落也确实没有别的地方好玩。

        夜深沉,窗外就连鸟叫声都没有了。

        就在大家准备回房休息时,徐老板忽然出现在我身后,竟然连一点声音都没出。

        也许是由于刚才的鬼故事多少在我心底印下了些痕迹,我被吓了一大跳,徐老板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夜深了,山上气温低,早点回房去休息吧,免得冻感冒了。”

        我点了点头,与大家一起向楼上走去。

        徐老板走在我前面,不知道什么缘故,我忽然感觉到一阵冰凉的气息从我身旁掠过,或许这里的山风真的挺大的吧。

        各自回到房间休息,整个夜晚都没有见到小梦和老板娘出现,我来到房间门口,正准备推门而入时,心中隐约升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自从开了天眼,我的思感就一天比一天敏锐,在面对许多强敌的时候几乎没有出过什么差错。

        于是,我缓缓转过头去,只见隔壁小梦的房间隙开了一条门缝,一道微弱的光线印在走廊的地板上。

        我不禁好奇起来,要知道现在社会那么复杂,出门在外的人岂能如此不拘小节?而且,我还真没见过睡觉不关门的人,难道这妹子这么豁达?

        本想走过去帮她关上房门,可转念一想,又怕自己这么一来引起对方不必要的误会就麻烦了,而且心雅就在隔壁,一想到她那双美丽可爱的大眼睛,心中就一阵荡漾,当下不再多想,推门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山上绿色植被丰富,空气有点潮湿,加上寒冷的空气,冷得渗入骨髓。好在徐老板在每个房间都准备了一张电热毯放在床单下,躺在上面热乎乎的好不舒服。

        我回想着徐老板的细心热情,不知为何,隐约感到一丝不安。

        也许离家后这短短一段时期生了太多的变故,以致于我的神经也变得敏感起来。

        唉,也不知道父母和姑奶奶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前几天刚通过电话,身体都挺好的,只是想念的紧。

        在床上摊了一小阵煎饼后,睡意袭上心头,我渐渐的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被一声尖叫惊醒。

        我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赶紧擦了擦眼睛,一脸警戒地盯着房门。

        若我没有听错的话,声音是从心雅的房间出来的。

        她的房间就在我对面,这半夜三更的为什么会这样?

        我无暇多想,********打开房门就冲了出去。

        心雅的房间门虚掩着,灯光透过门缝照射在走廊上。

        我推门而入,只见她坐在床边,满眼失神,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刚来到床边,只见她一下子扑到我怀里,悄悄啜泣起来,肩膀瑟瑟抖,瞧得我不知有多么心疼。

        就在这时,房门“咣当”一下被撞到墙上,张小凡和张仲坚大步走了进来。

        张小凡一见这情景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扯到一旁,骂道:“欺负我姐是不?本以为你小子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也是半夜盗窗入户的主儿!你还是不是人啊!姐,他有占着你便宜吗?”

        我有口难辩,心雅连忙说道:“不,他也是和你们一样,刚听到声音进来的。”

        张小凡一怔,不好意思松开了我,尴尬地嘿嘿干笑。

        我整了整衣领,没好气道:“下次帮你赵姐出头能不能问清楚情况再说?我要真是个流氓,能整处这么大动静来?”

        “收到,收到。”张小凡不好意思地冲我搔了搔脑袋,随后来到心雅身边,小声问道:“姐,咋啦?碰到啥事了?”

        心雅稍稍稳定了情绪,不过仍旧颤抖的厉害,瞧得我们也无比紧张起来,纷纷在心中猜测,是不是被天师府的人现了行踪。

        我转身关上房门,只见走廊里静悄悄的,不禁感到一丝疑惑。

        心雅刚才的动静那么大,远在走廊那头的张仲坚都听到赶来了,就住在斜对面,而且还没有关上房门的小梦怎么可能没有听到?

        不过,转念一想,也许人家心中有别的想法,跟我先前一样不好意思插手。

        回到房中,张小凡原本坐在心雅旁边,见我来了,便知趣地挪开******,把我按在她身旁,还偷偷冲我努了努嘴。

        我点了点头,柔声问道:“心雅,刚才生什么事了?”

        心雅道:“我……我刚才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走廊里有个女人在哭。那声音起先很模糊,后来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好恐怖……你,你们也都听到了吧?”

        我们闻言一惊,心想走廊里怎么会有女人的哭声,而且大家想必当时也都没睡着,否则也不会在这么快的时间内齐齐赶到。

        我们三个大男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均瞧出对方眼中的疑惑。

        我想起小梦那个门户虚掩的房间,沉吟道:“会不会是小梦在哭?我之前见她房门开着,也没好意思去提醒,估计一直开着。”

        张小凡道:“没准人家在用手机看电影呢。这里虽然没有电脑,但是手机网络信号还是正常的。”

        张仲坚道:“我早已用过天罡探灵法诀测试过整个客栈,并没有现鬼气。不过我的修为不高,若有高层次的魂魄在此,我也不一定探测地出来。”

        心雅见我们一脸狐疑的神情,语音一顿,接道:“我一直睡不着,后来想上卫生间。当我醒来时,隐约听到有个女人的哭声。那声音就像死了老公一样伤心。我开始还以为是老板娘,但是仔细一听,根本不是一个声音,而且声源很远。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多,不止一个女人,好像有很多女人小孩在一起哭。你们知道吗?有小孩在哭!很多很多小孩!我们来到这客栈那么久,有见到过一个小孩吗?白天都没见到,夜里怎么可能会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