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219节 闯关

第219节 闯关

        回到龙虎山脚下,守护山门的弟子一见到我们便纷纷拔出随身携带的法剑,并将我们团团围住。E小说Ww』W.%1XIAOSHUO.COM

        这些弟子,当日已见过我用清微雷法击毙龙格真人的情形,当下纷纷面露惊慌之色,喝骂半晌,竟无一人上前。

        我淡淡一笑,说道:“快请诸位长老出来,我有要事相告。”

        一名弟子壮起胆子,说道:“有什么事,等抓了你们,一样可以告之诸位长老。”语音一顿,又对张仲坚道:“仲坚师兄,掌门师父和诸位师叔伯曾有吩咐,你是被小人蒙蔽一时,如果有心悔改,就帮我们一起拿下这些凶手,将功折罪。

        张仲坚一对锐目缓缓扫过众人的脸庞,皱眉道:“你们都是张羽的徒弟吧。”

        众弟子见他直呼张羽名讳,眉头一皱,说道:“师兄,你可要想清楚了。”

        张仲坚蓦地昂大喝:“天师府众弟子听令!本门叛徒张羽勾结妖人6吾和灵煞,弑杀掌门张默然,并栽赃陷害白龙门阴阳师李正,如今已查明事实真相,并将其就地正法,你们看,这是什么?”将张羽随身携带的那柄法剑高高举起。

        天师府弟子历来都有一个规矩,那就是人在法器在,人亡法器湮。

        以张羽的能耐,显然不可能随便丢失了法器,唯一的可能就是已经身亡。

        众弟子微一退缩,旋即纷纷怒喝:“杀了他们,为师父报仇!”

        张仲坚察言观色,旋即冷笑道:“我猜的没错,你们果然参与了张羽的阴谋。按历代祖师规矩,你们一个都不能留!”健腕一翻,巨剑嚯的刺出。

        三名手持短柄八卦宣化斧的力士型弟子勉力挡住这一剑的进势,其中一人口中喝道:“江西境内十三大道观和四十九洞天福地的真人住持现在都在山上,你们胆敢乱来!”

        另一名看似脑的持剑弟子怒骂道:“你傻啊!怎么能让他们见到诸位真人?”

        我心中一怔,没想到各大真人住持来得那么快,心想正好是一个解释乱源的机会,左手掌心雷虚晃一枪,逼退及近面前的两名弟子,身形蓦然欺前,一把掐住那名脑弟子的喉咙,喝道:“都给老子停手,谁再上前一步,我将他就地正法!”

        那脑忙道:“快住手!大家都快住手!”

        众弟子一犹豫,旋即后退一步。

        我趁机道:“把兵器都扔了,快!”

        哐当一声,兵器纷纷掉地。

        张仲坚等人趁机从我身边擦过,往山上直掠而去。

        等他们走远后,我笑嘻嘻地怕了拍他的脸颊,笑道:“多谢师兄关照,咱们后会有期了。”话音未落,一脚将他踹出两米开外。

        余下弟子正要一拥而上,却被乾坤葫芦里射出的金光打得滚下山阶,等站起身来,哪里还有我的影子。

        沿途没有再遇到天师府弟子,可能都在山上守护和打理事务。

        走了约莫三分之一的山路,前方出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亭子,中间立着一个高大魁梧的年轻身影,正是张羽之子,张降龙。

        他手绰那杆紫雷枪,浑身上下散着浓烈的杀气,双目充血,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张降龙。

        在他身后立着四名同样手持丈二大枪的年轻弟子,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像是要把我们吞了一样。

        我心中一叹,知道有些事情终要面对。

        张降龙缓缓走出亭子,在我们面前十步处停下,沙哑道:“你们中,谁杀了我父亲?”

        众人沉默。

        我跨前一步,轻叹道:“你父亲勾结贼人,我不得已……”

        “够了!”他挥手打断了我的话,“无论如何,他都是我父亲。我要杀了你替他偿命。”

        “我是警察,别动!”心雅上前阻拦在我面前,将枪口对准张降龙道:“张羽死有余辜,你如果执迷不悟,我有权将你就地正法!”

        “我们的事,警察管不了。”张降龙忽然身形一闪,在心雅面前消失,等再度出现时,一道冷锋不偏不倚地将手枪挑去,未伤她一寸肌肤。

        我怕他再下重手,连忙将心雅一把推开,自己则上前掠去。

        张降龙切齿道:“今日不是比武较技,大伙儿一齐上,给我宰了这小子!”

        四名持枪弟子,一言不地朝前掠出。

        出枪和步法几乎一致,看得出是平日里训练有素的一流好手。

        就在此时,山阶下响起了一连串脚步声,那几十名守护山脚的弟子也追杀过来。

        一个黑影以后先至之势来到我身前,沉声道:“时间宝贵,我来对付他,你们赶紧上山。”

        本以为是张仲坚,没想到却是张小凡。

        只见他从腰上解下一根钢链打造的绳镖,与张降龙的紫雷枪缠斗在一起。

        剑仙门的剑炁与天师府的雷炁通过一镖一枪两样实体兵器,在空气中不断碰撞,并出“滋滋”的响动。

        我明白张小凡的心意,若要向天师府各位长老和一众真人住持解释误会,我和张仲坚都必须在场。

        “还傻站在那里干啥?快上山!”张小凡喝道,顷刻间手臂上被剑锋擦伤,“你们放心,他们不敢杀我,顶多挨顿胖揍,快走呀!”

        我知道张小凡的修为比张降龙逊色了至少半筹,当下狠下心一扭头,继续朝山上掠去。

        来到校场,果然黑压压地聚集着数千人,其中有一半是穿着天师府衣服的人,看来张羽事先已将山下的那两千名弟子都调过来了。

        这里是会场的核心地带,守卫极为森严,不比山下,而且多为张羽的党羽,绝对不会让我们活着进入会场。

        我们虽然不怕打架,可终究双拳难敌四手,而且心雅又不会法术。所幸事先早有准备,在一处小树林里偷偷换上随身携带的道袍。

        据张仲坚所说,在场道观大部分没有固定制服,都身穿各色道袍,现场那么多人,随便谎称一个道观都能混进去。

        从山下通往校场只有唯一的一个入口,那里由近百名天师府的精锐弟子把手,为的是五岳堂堂主,他们与五雷堂堂主不同,全都是张羽一系的死党。

        这时候体现出心雅的优势了,她在警校里学会了现代易容术,一番打扮之后,将我们彻底改头换面,连我们自己都差点认不出来。

        我们低着头接受守门弟子的盘问后,正要进入大门,忽听背后传来一个苍老却不失洪亮的声音:“三位请留步!”

        那人是泰岳堂堂主张百川,是张仲坚的一位堂叔,关系十分亲近,想必是认出了他的背影,当下心叫糟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