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226节 势均力敌

第226节 势均力敌

        我心念疾转,隐含着四大长老真炁的能量从摄魂铃中跃出,朝天蛾人猛击过来,同时手中雷击木以一式加强了数十倍能量的招式涌向天蛾人。┡Ω『E┡小Δ』说Ww┡W.  1XIAOSHUO.COM

        天蛾人不敢小觑,先倾力一刀逼退了我的招式,旋即以电光火石般的度分别击打在飞至自己左右身侧的两件法器上。

        然而,两件法器以自己的属性将储存在体内的真炁放大数倍,与先前不可同日如语,再加上天蛾人不得不将大部分真炁用来逼退雷击木,所以战刀中剩下的能量只劈退了摄魂铃,却被雷击木打得狂喷一口鲜血,跌落在十多米外的地面上。

        这是交战以来,天蛾人度重伤跌退。

        我回头一瞥四大长老和张仲坚的遗体,心中百感交集,要知道这一刀的战果是用他们的生命换来的,这是否太过沉重了些?我此时无瑕多想,而是朝另一旁的张小凡和留守弟子们喝道:“这里有我顶着,你们带上五位的遗体赶紧走!”

        心雅对张小凡说道:“你赶紧带上遗体,率众撤走,我留下来。”

        张小凡还想说什么,却被心雅一瞪,只好率领剩下的四十多名天师府弟子,背上五人的遗体撤往校场外。

        我回头瞥见心雅,讶然道:“你干嘛不走?”

        她道:“我留下来帮你!”

        我心中一动,可面上却装作冰冷道:“你留在这里能帮我什么?不过给我添乱罢了!赶紧走,我看见你就烦!”

        心雅道:“你是想激我走是么?”

        我怕她不走,只好狠下心肠怒道:“别死皮赖脸地缠着我!我让你赶紧滚蛋,听到没!”

        心雅从小到大还没被人如此当众训斥过,当即俏脸一呆,旋即泪眼盈盈地转身离去。

        我心下一叹,见她的身影彻底没入出口后方才松了一口气。

        天蛾人胸前那一双充斥着邪气的眸子淡淡一瞥我,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旋即庞大的身形横掠过十多米远的距离,以先制人之势朝我狠狠劈出一刀。

        我也不畏惧,施展浑身解数迎了上去。

        刀棍相交,迸射出比先前更为强烈的火光,不仅湮没了整个校场,更直冲云霄,霎时间将整个龙虎山的上空照得无比光亮,连太阳的光芒都被它遮盖。

        在光亮的中心处,我手中的雷击木朝天蛾人源源不断地催动冰寒气浪,同时施展起摄魂铃和清微雷法轰向天蛾人的背心要害。

        三件法器和法术的威力足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

        无论天蛾人再怎么强悍,只要要害处受到重创,那他毫无例外地会倒在自己脚下。虽然要重创天蛾人的要害需要极高的杀伤力,但我自认为以目前自己的能量来说足够了。

        然而,我这一次的估算完全错了。

        就在天蛾人的妖刀抵住雷击木时,从他背后的铠甲上骤然生出两只宛如蝙蝠翅膀一般的巨大金属羽翼,刮起两道旋风将飞至半空的摄魂铃之炁打消。

        天蛾人在通过与我体内强大能量的较量下,终于将沉睡多时的灵族铠甲唤醒,并升上了更高等级状态,背后的那对金属羽翼便是那个状态的外在表象。

        一个怪物,四对翅膀!

        这还有得斗吗?

        面对从对手身上传来的迫人压力,激了我体内的潜力,雷击木上的雷炁也在不断攀升。

        气劲纵横交错中,两个人的身影随着那团光亮冉冉升起数丈高,仿佛一个新的太阳。

        两人在光亮中不断变换着各自的位置和姿势,顷刻间已互拼了一百多回合,依旧不分上下。

        底下人人屏住了呼吸,观看着玄术界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奇景。

        我和天蛾人的相峙已经进入了胶着状态。

        天蛾人不断催着潜藏在体内的灵煞之力,渐渐将我往下压了尺许,变成他在我顶上,而我毕竟是凡人之躯,当下已经到了身体可以承受的极限。

        天蛾人见我额头上冷汗不断渗出,雷击木上能量上涨幅度越来越慢,心知对方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口中得意狂笑道:“纵然你集合了五大高手的能量又如何?你手握两件法器又如何?终究不过是个凡人罢了!现在我就让你看看人与灵煞之间不可逾越的差距!”手中猛然加力,如巨浪般滔天的刀炁泰山压顶般传来,将我轰得连人带戈往底下的校场落去。

        “轰……”

        一阵建筑物倒塌的声响传来,整个校场地动山摇般晃了几晃。

        放眼望去,校场的水泥地面被我活生生地砸出一个大坑来。

        幸亏有护体真气的保护,否则我就算没被天蛾人的刀炁轰死,从那么高的地方摔落下来也成肉泥了。

        就在我挣扎着想要起身时,头顶上方传来一阵急啸,紧接着一个身影落在身旁,并且抬起一只脚踩住了自己的胸口。

        那只脚仿佛有千钧之力,无论自己怎样使劲都无法让它移动分毫。

        “你是我苏醒以来,第一个迫我全力出手的人。只这一点,你足以死得瞑目了。”天蛾人森冷一句,提起妖刀就朝我胸前的插落。

        我此刻已经真正的精疲力竭了,手脚都无法动弹,眼见战刀刺来,心中涌起了无限绝望。

        然而,就在千钧一之际,一标气劲斜地里射来,竟然将天蛾人轰得往一旁斜飞开去。

        那人一把抓起地上的我就朝门外掠去。

        以天蛾人的修为,竟然事先没有现这个人的存在!

        但是,天蛾人不愧为灵煞,在一招受创之后马上反应过来,手中妖刀划起一个弧形刀芒射向那人的后背。

        他的度原本就如同鬼魅一般,此时越飞快。由于天蛾人的刀气先一步封锁了校场唯一的出口,他只好四下游身闪避。

        天蛾人一边疾追,一边连劈出数十记刀光,半晌后整座校场后的道门宫殿已被刀气毁去一半,碎石散落一地,而那人手里提着我四下游掠,竟然没有一刀劈在他身上。

        天蛾人眉头一蹙,手中妖刀配合邪异的技能,劈出近乎完美的一刀,以一条直径不断暴涨的龙卷风疾掠向那人的后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