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232节 半死人(下)

第232节 半死人(下)

        我接话道:“不,说是这样说,其实这老道已经死透了,在医学上是真正的死亡。E┡  Δ小说Ww%W.*1XIAOSHUO.COM然而,他的**还被一种未知的力量控制着,能够做出各种需要的行动力,所以称为半死人。”

        守静也道:“这具尸身已遭毒液侵蚀,连脸色也成了这个样子,自然是死了。不过这老道也算了得,利用最后一丝真炁护住了心脉,三魂七魄还未全都散去。”

        心雅毕竟是警察,脑海中的第一反应还是问道:“那他还有没有救?”

        守静道:“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能够还魂,而且要快,必须赶在七日中阴身阶段结束之前,否则即便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回他。”

        心雅闻言出路一丝失望表情,面上还是急道:“那还不赶紧想办法救活他?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呀!”话音未落,便冲出了屋子。

        虽然这老道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很同意心雅的这句话,当下冲出了屋子,来到那半死人前,守静也跟了出来。

        屋外的雨越来越大,就像天被打破了一个窟窿,天河里的水不住地往下倒着。冬天这等雨十分罕见,一到屋外,我便浑身湿透了。

        心雅来到尸体前五步处停住脚步,一脸警戒地盯着他,不敢再往前走了。

        这半死人一经过雨水浇灌,身上的衣服都是斑驳的泥迹,整个人都似从地里刚刨出来似的,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他摇摇晃晃地站立不稳,两只手也在乱抓,一见到心雅,猛地走上前来,与她打了个照面。

        只见他原本黯淡浑浊的眸子变得血红,充满了邪气,心雅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头也不回地问我道:“他到底死了没有?”

        我来不及回答,连忙喝道:“快闪开!危险!”

        说时迟,那时快,半死人突然掠前,双手横扫而出。

        心雅不愧是警校优秀生毕业,虽然心中害怕的要死,但反应还是很快的,不等劲风袭至,倏地一低头,那双手便从她的脑顶横掠而过,重重地打在边上一株五、六人合抱的参天大树的树干上。

        咔嚓……啪!

        一声巨响,被掌心击中的树干碎屑横飞,出现一条深长的横裂纹,听声音就知道里面的纤维组织被打破了大半,就差倒地了。

        这份功力,简直比天师府的云霆长老还高明许多。

        半死人一击不中,双手又反扫过来。

        心雅已吓呆了,这一次手是横扫腰间,她正站直了身子,闪避不及间正心生绝望,绝觉腰上一紧,整个人往上凭空提起。

        我左手抓住一根粗大的横桠,右手横抱着她的胸口,随后一起掠向另一旁,不曾想用力过猛,将她原本拉链坏了的外套给撕了下来。

        “唉哟”一声娇吟,她整个人掉在地上,所幸树干离地面不是很高,不至于伤筋动骨,然而当她重新起身时,我禁不住眼睛直。

        心雅因为常年保持运动,腰身极为纤细,而上围比大部分少女都育得好,加上羽绒衣下穿着一件较为单薄的贴身白色毛衣,将原本丰挺的****勾勒地更为美好,引人无限遐思。

        她见我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胸口,俏脸一红,嗔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色心,真是个小色鬼!”

        话音未落,半死人如跗骨之蛆来到心雅面前,双手猛的一扫,竟将她胸前毛衣撕去一大幅,露出大半边洁白如玉的胸脯,在黑夜中极为醒目。

        我见她被占了便宜,心中既妒且痛,暗骂:“老子都还没碰过那里呢,你这老色鬼也敢跟我争先!

        当下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到半死人背后,猛然一记掌心雷轰在他背心上。

        此时我已无需保留实力,雷炁从掌中悉数而出,登时将半死人轰出十多米外,扑通一下跌倒在泥地上,过了老半天都没能站起来。

        “老子是妞你也敢碰?我都还没碰过呢!”我一想起刚才心雅被占了点便宜,登时气不打一出来,脱口而出后方才觉得不对。

        “谁是你的妞,你想碰谁呢?碰你妹去吧!”脚弯处挨了狠狠一记扫踢,疼得我差点跪倒在地。

        “我……我……心雅,我不是那个意思!”正要解释,只见她狠狠一跺脚,转身向半死人走去。

        小道士上前好奇的望了望我,又看了看她,一声叹息。

        我没好气道:“叹个毛线!还不一起把尸体抬回去!”

        这老道士虽然用了龟息法封住心脉,可全身上下的肌体血液都已被蛊毒浸染,搬动时需十分小心。

        正将尸体翻过来,岂料半死人蓦地眼睛一瞪,伸手朝前胡乱抓出。

        心雅毕竟江湖经验浅,没有反应过来,****当场被抓个正着。那半死人和僵尸差不多,一双手坚硬似铁,力大无穷,任她如何施展都摆脱不了。

        我连忙掏出短刀,光芒一闪,将半死人的右手齐腕切下。

        这短刀事先浸过黑狗血,加上在关帝爷的像前用法阵开了七七四十九天,虽然不至于成为神兵利器,但砍半死人僵尸啥的还是绰绰有余。

        心雅被这么一吓,顾不得自己再次被吃了豆腐,急道:“这东西到底有没有死啊?”

        半死人的手臂已被切断,伤口还有鲜血流出,但整个人仍是不像活的。

        守静道:“他心智全失,现在说他是僵尸也可以。”

        我一瞥心雅,忽见她雪白的****上有五条深刻的血爪印子。

        大部分蛊毒都能通过血液甚至空气传染,我见状心中一寒,顾不得许多,右手封住她胸口的穴道,防止毒气流窜入心脏,同时张开大嘴贴在她胸上,用力吸了起来。

        “你……你干吗?别!”心雅浑然没料到我会这样,羞愤之下想要将我推开,可刚一使劲就觉得浑身无力,软到在我怀里。

        守静怔怔地望着我,突然用那还没育的尖细嗓音大叫:“大哥……你这当众耍流氓,当我是死人么?你再不放开我姐,我……我丫就跟你拼了!”

        我头也不抬地朝他竖起中指,“小屁孩一边呆着去,别影响我救人!”

        守静愕然。

        片刻后,我的嘴抬离她的胸口,“哇”朝地上喷出一大口黑血,里面兀自还有一条蚕宝宝般的小虫子在血液里蠕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