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233节 蛊(上)

第233节 蛊(上)

        啪!

        只听一声炸响,我脸上多了一个红红的掌印,那颜色别提有多鲜艳了。Ω      』Δ  E小说Ww*W.』1XIAOSHUO.COM

        望着我那凄苦的眼神,心雅怒道:“还委屈你了?”

        “认识才多久呀,我都挨了你好几个巴掌了,前世欠你的啊?”

        “谁叫你老占我便宜!我……”心雅话说一半忽然卡住了。

        我指着地上那条已经僵死的虫子,苦笑道:“占你便宜?你以为自己是天上的嫦娥啊,老被猪八戒惦记着。小爷我要不这么做,恐怕你早就那和老道士一样了。”

        “这是……”心雅指着那条虫子,目光疑惑道。

        “这是蛊,一种很毒很邪的东西。刚才你被那道士抓破了小腿上的皮肤,那蛊就顺着血液进入你的身体,很快便形成了虫子的模样,然后一步一步蚕食你的血肉,直到你成为一副空的躯壳。哼,还说我占你便宜,真是好心没好报!”

        回想起那个半死人恐怖的模样,心雅禁不住娇躯一颤,“哼!你现在功力那么深,难道不能用真炁把蛊逼出来么?非要用嘴吸我的……****?难道就没别的法子了么?”

        “有。”我指着站在不远处的守静说道,“让他来吸。”

        心雅捂住胸口,从地上站了起来,使劲瞪了我一眼:“那也比你好!”

        我不禁为之气结,抗议道:“我丫的就这么不招人待见?”

        “哼,谁待见你?长得就像个小流氓!”

        此时,守静来到那个半死人身前蹲下,一番施为后取了张符贴在他脑门上。

        半死人躺在地上,脸色如白纸,双眼圆睁,鼻子却在微微抽动。

        守静道:“他身上的蛊毒随血流尽,现在神智已复,不过也已活不久矣。”

        心雅道:“既然如此,那还请小道长救救他吧。”

        守静叹道:“我能救他的话,还用等到现在么?他身上的血都快流干了,即便恢复了神智,也救不活了。不过,我试试吧。”

        守静伸手在半死人的几处穴道上点了几下,让他的血不在流下来,不过他此刻也没多少血了,止不止都是个形式。

        老道士身体一抽动,缓缓睁开眼帘,喉咙出“咕咚”一声,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

        我伸出右手抵在他胸口,将一道阳炁缓缓输入他体内。

        他脸上蓦地现出一丝血色,我们却都知道那是回光返照。

        老道张了张嘴,轻轻道:“龙虎山……三……三,快!来不及了……”

        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轻,守静大吃一惊,将耳朵放到他嘴边,急道:“龙虎山有什么?有妖怪?什么来不及了?到底是什么?”

        那老道猛的一颤,随即不再动弹,这回可是真的去三清祖师那里报到了。

        心雅看的心惊,说道:“他是说龙虎山有妖怪?那里最近这么闹腾,谁不知道呢!我还以为会有什么惊天大秘密说出来,谁知道竟是些无关紧要的话。哎,他为什么就不说说谁是凶手?喂,小流氓,你说是不是?”

        这“小流氓”自然是在说我了。然而,我此刻正陷入沉思,没有心思和她玩笑。这老道是个老江湖了,临终前的那句话自然十分紧要。难道龙虎山上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也许他知道了些什么,所以才被灭了口。

        守静拉开这人的衣襟看了看,这人的右胸上刺了一个蝴蝶图案。虽然只有两厘米见方,但刺得栩栩如生,相当精细,连翅膀上的纹路都刺了出来。

        心雅奇道:“咦,这出家人还纹身?敢情不是古惑仔假扮的?”

        我没好气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人应该是湘西蝶梦观的道长。喂,你是不是港片看多了,还古惑仔……”

        心雅道:“哼,我又不是你们道门的人,咋知道这么清楚!这蝶梦观很厉害吗?蝶梦蝶梦的,听着就不像出家人。”

        我道:“这蝶梦观乃元末明初的蝶梦道人所创。他一生推崇道家先贤庄子,认为这个世界不过是一个虚空幻境,而他则不过是生活在这个幻境中的蝴蝶。庄周梦蝶,碟梦庄周,是真是假,谁又知道?也许我们真的生活在天地的这个大牢笼中,只不过已经出去的人无法回来告诉我们罢了。”

        守静望着地上的尸体道:“此人也算道门中的一把好手了,只是修道修歪了。也不知附近是否有其他蝶梦观的弟子。若是被他们撞见,还以为是我们杀了这老道,就麻烦了。”

        我微微一怔,先前只顾着别的事,忘记这茬了。这蝶梦观的人常年修习旁门左道,性格也都较为偏激,若是被他们撞见,多半会以为是我们杀了这老道,于是说道:“赶紧把他抬进屋子,放入棺材。”

        在木屋里将就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三个人便走出林子,来到最近的县城。

        心雅说的没错,一件是命案,一件是失踪案,件件都不是小事,必须尽早去公安局报案。刚走出林子没多久,守静便想分道扬镳,却被心雅提小鸡似的提了回来,说他是这两件案子的目击者,必须一同去公安局进行笔录。

        天师府一战闹得惊天动地,本以为县城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想打听点事很方便,谁知道竟没人知道龙虎山生了什么,一切照旧。

        此时,手机信号已通,我打了个电话给张小凡,他正和参加天师府大会的各派真人住持待在山下的天师府另一处道观内养伤,一听到我们没事,登时兴奋的大喊大叫起来。

        我心中感动,不过也怕他这么叫下去把狼给招来,安慰几句后便挂了电话。

        既然天师府没事,我也不用急着回去,先办好眼前的事再说。

        我想起老道士临终前的那半句话,请张小凡转告各派道长,有事没事就去龙虎山转转,看是不是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张小凡问会不会与幽冥十三劫有关,我说不排除这个可能,总之别掉以轻心就成。

        来到当地公安局门口,心雅亮出了警察身份并报了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