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240节 不属于这片大地的女妖(下)

第240节 不属于这片大地的女妖(下)

        我望了一眼守静,见他只是晕了过去,便心中一松,扭头对女妖冷冷道:“那天就是你托梦给我,带我来这巷子的?”

        女妖没有回答,我全当她默认了,便追问:“为什么?”

        她没有回答,那飘魅的身影又往前飘了丈许。ΩΩE  小说WwW.1XIAOSHUO.COM

        黑色的长在阴气的作用下瞬间往后飞扬而起,给予人一种狰狞的感觉。

        我心知多说无用,当下沉腰坐马,将身体的重心压低,同时将清微雷炁灌注在雷击木上,口中念起了清微雷咒。

        雷击木在黑夜中骤然亮了起来。

        我蓦地腾身而起,棍上的白光灌注在棍头上,并随着这一掠之势闪电划向悬浮在半空中的女妖。

        黑暗的空间里隐约夹杂起一阵轰隆隆的雷鸣。

        女妖微微惊讶,抬手挡在了身前。

        砰!

        棍和臂交击,迸出一阵激烈的响动。

        女妖身形未动,我已朝后跌飞数米。

        “清微雷法?可惜了,你的修为还不够,否则这一下形神俱灭的就是我了!”女妖阴桀桀的一笑,拖起一道阴光掠至我的面前,探出了尖利的五爪。

        这女妖修为不弱,看来雷击木是制不住她的。

        此时,被撞晕的守静已悠悠醒转过来,他见我似乎快支撑不住了,连忙抄起法剑扑了过来。

        漫天编织的剑网将女妖瞬间笼罩其中。

        惨叫声起,桃木法剑上的法力接连对女妖造成猛烈的伤害,疼得她不得不大叫起来。

        我趁机往后一闪,避开了女妖的杀招。

        守静战斗经验尚浅,见状以为女妖被制住,当下松了一口气,我却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连忙大喝:“小心有诈,快后退!”

        守静素来对我佩服,闻言顾不上追杀,一个身法往后掠出丈许。

        女妖蓦地从地上掠起,诡异的双目充血,脸上满是惋惜神色。

        “这究竟是什么妖怪?竟连修为如你这般都对付不了?”守静眼中射出难以置信的目光,这是他下山以来的第一次主动出手,却遭到了挫折,对他的自信心打击不小。

        我脑海中闪过许多妖怪的记录,却还从未见过如此属性的。

        世间的妖怪不像影视剧上放的那样,动不动就能幻化成人形,那需要上千年的修为,而具有上千年修为的妖怪大都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监控着,无法自如穿梭在人群中作恶。

        眼前此女身上显然闻不到丝毫人的气息,也没有鬼气,更没有修行人所有的正气,有的只是一股似人非人的邪气,却会说人话。

        “你究竟是什么妖怪?为什么我从未见过?”我忍不住问道。

        “你没见过的东西多了!”女妖出一阵桀桀的阴笑,满头长竟幻化成千百条蠕动的小蛇,整张脸孔也变成了靛蓝色。

        不仅如此,随着长的蠕动,她的身形变得越来越庞大,两条细长的腿最终合并成为一条巨大的蛇身,张牙舞爪地瞪着我俩。

        我抓鬼抓多了,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有腔调的妖怪,简直和电视上一模一样,当下看傻了眼,反观身边的小道士,他此刻脸上的表情也比我好不了多少。

        是蛇妖么?

        我心中疑惑,不敢说认识天下间所有的蛇妖,但可以肯定的是绝非神州大地上的本土产物。

        守静猛地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在法剑上,立时爆射出一圈白色光晕。

        他二话不说,绰剑冲上前去。

        原本可以刺穿妖身的剑尖竟似碰到了一堵难以逾越的铜墙铁壁,非但没有对面前的女妖造成半点伤害,反而被从她体内汹涌透出的一股力量震得往后抛跌开去。

        他望着我苦笑道:“这妖怪究竟是什么来路,竟然连法剑都伤不了她?”

        我道:“这东西好像不是我们本土的妖怪,一般的道法对她似乎没有多大用处。你走开些,我试试清微雷法。”

        “你竟真的会清微雷法!”守静目光闪过一丝惊异,连忙向后闪避。

        我默念法诀,意念到处,夜空中隐约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雷鸣。

        那女妖只抬头望了一下天,嘴角浮起一丝难以察觉的诡笑,并未抢夺先机,而是好整以暇地呆在原地,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我心中奇怪,不过还是拼尽最后的元炁动了清微雷法。

        只见千百道白光从天空轰然落下,集中打在面前约莫十步远的地方。

        耀眼的雷光将原本漆黑的巷子照得唰白,守静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白光敛去,我禁不住呆了。

        那女妖的身形纹丝不动地立在那里,地面已被轰成一片焦黑,正滋滋的冒着白气,而她却像个没事人儿似的。

        清微雷法是道门上乘法术,不可能对她一点伤害都没有。唯一的可能便是这巷子有古怪!

        我目光一瞥两边,心中疑虑。

        巷子的围墙外就是练成一片的老社区和宾馆,其中住着不少人,现在不比二十年前,夜生活丰富了,几乎一半以上的人家都开着灯,估计不是在玩电脑就是在看电视,如此大的动静不可能没有一户人家不开窗瞧一下。

        反常!

        我将一束法气掷向围墙,顷刻间荡起一阵涟漪,随后消逝不见。我登时恍然。

        那女妖淡淡道:“不错,我已在这巷子四周布下了结界,否则早就被人现了。”

        我皱眉道:“你并非这片神州大地上的妖物,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你想套我的话,好找出我的破绽来灭了我?”女妖诡笑道:“不必费心了。我的来历远远乎你的想象。其实你我原本井水不犯河水,我也好心提醒你幽冥十三劫的位置,你却恩将仇报,想要置我于死地,哼,你们人类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果然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眼下你们并非我的敌人,我也不想为难你们。实话不妨告诉你们,宾馆的那个女孩子并非我所杀。信与不信,全由你们了。”女妖没有回答,而是变回人形,没有理会我们,转身缓缓离去,渐渐成为巷尽头的一个孤点。

        也许是被她气势所慑,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我和守静竟然一直乖乖呆在原地,没有上前追赶。不过,我们两个都很清楚,即便追了上去,也奈何不了她。

        此妖说那女子并非她所杀,难道凶手另有其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