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248节 林中遇险(下)

第248节 林中遇险(下)

        云鹤真人苦笑道:“这天蛾人天生有十分强烈的嗅觉,追踪术很有一套。E  Δ小  』』『』说Ww*W.1XIAOSHUO.COM你我此番是逃不掉了。”语音一顿,目光咄咄地望着我,沉声道:“刚才你大可以离去……难道你也图谋我的……哼,别做梦了,我宁可死了也不会把它给你!”

        我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才不稀罕你的什么宝贝呢。我说你们这些人是不是坏事干多了,老疑神疑鬼的?真是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云鹤真人望着我道:“那你为什么冒险救我?别忘了几天之前我还千方百计的想要你的命。”

        我嘿嘿笑道:“别以为我救你是为了帮你,等脱离险境之后我还是会把你交给江西道盟落的。”

        云鹤真人闻言冷笑不语,不过看神色倒是对我多了几分信任,半晌后摇头道:“天蛾人早就在我体内种下了一道‘追踪符’,就算我们再怎么东躲西藏,都是逃不掉的。况且,我看你是一个人来的吧,那什么数千人纯粹的胡扯。”

        我没想到云鹤真人体内竟然被种下了“追踪符”,暗忖这回麻烦可大了。眼下自己这边还剩下个伤重寸步难行的那女子,再加上个断腿后几乎奄奄一息的云鹤真人,三个人加起来也不是天蛾人的对手。正在犹豫之际,树洞外传来一阵“扑哧扑哧”的羽翼声响,随后出一阵尖啸,肆虐着我们的耳膜。

        云鹤真人说道:“他已经现了我们的大概位置,正想逼我们现身。”

        话音未落,他从怀里掏出一块黄色的丝绸塞进我手里。

        我一愕,问道:“这是干什么?”

        云鹤真人叹息道:“我横竖是逃不掉的,这东西落在他们手里我不甘心。知道6吾为什么千方百计要设置幽冥十三劫么?为的就是这个。”

        我疑惑着打开那团丝绸,只见上面画着许多黑色的线条,有粗有细,一看便知是地形图一类的玩意,不禁问道:“这是啥玩意?和幽冥十三劫有啥关系?”心想难道是幽冥十三劫的具体方位图?可一看这地形也不像啊,又没有什么文字标示,只有一个个古怪的看不懂的字符。而且,如果是幽冥十三劫的地形图的话,6吾就更没必要来抢夺了。

        云鹤真人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意道:“连你这样天赋颇高的人都看不懂吧。嘿嘿,我不会便宜那帮家伙吧。告诉你吧,这是一副地图,看到上面的标示了没有?”他指了指地图中间偏右的一个黑塔状标记,“这东西就是这幅地图的灵魂核心,它代表了人类最终极的秘密。”

        “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也在追寻。可惜,没有时间了。”

        我对什么人类的终极秘密毫无兴趣,当下背起他往树洞外逃去。

        刚走出没几步,却不知他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一掌猛击在我背上,虽然打击的部位不是要害,却也震得我往一旁抛飞开去。

        云鹤真人朝他沉声喝道:“赶紧走!别让这东西落到他们手里!”

        我一呆,头顶上方响起一股尖锐的破空声响,抬头一看,只见天蛾人朝我俯冲了过来。

        天蛾人大叫道:“早知道你躲在这里,还想往哪里跑!”

        说时迟那时快,云鹤真人从树洞内滚了出来,悄悄地朝一边的树丛快爬去。

        天蛾人眼尖,当下弃了我,朝云鹤真人飞了过来,口中冷笑道:“这种金蝉脱壳的伎俩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云鹤真人见天蛾人朝自己飞了过来,反倒不逃了。他见我要往自己这边冲来,急忙挥手示意我走开。我微微一怔,也就这一刹那的功夫,天蛾人已经抓起了地上的云鹤真人。

        云鹤真人望着地面上的我,眼中露出一丝悲戚。

        天蛾人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也不再理会我,而是朝空中飞去。

        我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可具体不对在哪里就是说不上来,只好呆呆地望着天蛾人越飞越高,渐渐的化为夜空中的一个小点。

        轰!

        一阵爆炸声响从底下传来,隐约落下一蓬血雾。

        是炸药吗?

        我竟然不知道他从哪里搞到的这些东西,原来早已抱着同归于尽的心了吧。

        我呆呆地望着夜空,想起一代道门枭雄竟然落得如此下场,不禁心头喟然。

        我最后瞥了一眼天空,旋即掠向了那女子藏身的方向。

        我想起了先前的那阵野兽嘶吼,不禁心头一紧,希望那女子纵然负伤,可在危险面前还是能够自保。

        疾掠回原处,那女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心头一颤,目光在四下里一搜寻,现没有打斗过的痕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附近的地面上现了许多凌乱的足印,其中有两种类似于虎豹一类的野兽。粗粗估算,至少有两头野兽和两个人类曾经来到过这里,并且与那女子一同离开。

        野兽足印?人类足迹?

        难道说这片树林中还生活着其他人,而且他们还善于驯养野兽?

        我想起了那阵野兽嘶吼,难道说那女子是被这些人强行带离的?如果是的话,她又为何没有反抗呢?自己在离开之前曾观察过她,她虽然行动不便,可体内还存留了一定量的真炁,面对一般危险自保还是不成问题的。难道说,对方的厉害程度出了自己的想象?

        我此刻心乱如麻,好不容易静下心来,朝他们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追了约莫一公里的样子,前方的树干下忽然惊现出那女子的身影。只见她盘坐在一株大树前,目光焦急地望着某个方向。

        我见周围没有人,赶紧飞掠了过去。

        那女子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我,不禁面容一愕。我来到她面前,仔细一打量,现她浑身上下没有搏斗过的痕迹,不禁松了口气,说道:“你没事就好。刚才我回来的时候见你不在,还以为你碰上了危险,你没事就好。对了,我现那里许多凌乱的足印,那是什么?”

        那女子眼神一晃,旋即摇头道:“没什么。对了,你到哪里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我没有多说什么,反正说了她也不认识,微微一沉吟,说道:“这里可能不止我们两个人,也许还有其他隐藏的危险人物。你右腿行动不便,我来背你。咱们得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

        那女子没有答话,而是望向了我身后。

        我敏锐的感觉到一股危险的讯号逼近,赶紧一转身,赫然现两头斑斓猛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身后,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