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419节 战争的残酷(上)

第419节 战争的残酷(上)

        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涨红了脸道:“大人宅心仁厚,请您收回成名,放这些俘虏一条活路!”

        忠王眉头一皱,还没有说话,郑飞已暴喝道:“此人竟敢违抗军令,来人,拖下去斩了!”

        “谁敢动他!”应王一声暴喝,身后跟着干王及其一干侍卫,齐齐护在我面前。E    小说WwんW.  1XIAOSHUO.COM

        此时,只见杨林急冲冲地赶到主城楼前,屈膝半跪道:“这人叫李四保,是末将的部下。他于昨日斩杀多名敌军大将,还望郑将军念在他军功的份上饶他一命!”

        郭援认得杨林是自己德胜营的都尉,当下心中一叹,对郑飞抱拳道:“这少年是老夫部下,昨日表现十分勇猛,敌方主将敖旷便是被他所杀。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望郑将军饶过他这一次。”话音一落,朝我深深地望了一眼。

        郑飞本就不太愿意和王府的人闹得太僵,当下就坡下驴地打起官腔道:“哦,原来这就是昨日斩杀敖旷的少年勇士啊。嗯,眼下正是用人之际,也罢,就饶你这一次,下不为例。”

        我并未觉得自己有错。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郑飞对身边的一名官吏说道:“放饭吧,让他们吃饱了再上路。”

        那官吏躬身道:“将军宅心仁厚,属下这就下令放饭。”

        半晌后,无数白花花的馒头像雪花般洒向城下。

        郑飞高声道:“这可刚蒸熟的白面馒头!你们这些饿死鬼不是想吃饭么?他娘的都给老子吃饱了下地狱去!弓箭手,预备!”

        “战不杀降!战不杀降……”

        清军俘虏齐齐出了呐喊。

        郑飞冷笑,片刻后如疯了一般喊道:“不杀降?你们这些清妖什么时候变得他妈这么仁慈?你们这些杂碎自从前朝崇祯年间入关以来,杀我们汉人还少吗?前几个月你们血洗两湖,杀了多少太平军将士和无辜百姓?我大哥二哥就他妈死在你们的屠刀下?不杀降?我呸!你们这他妈都是罪有应得,全都该给老子下地狱!”

        城上城下一时间都沉默了。

        我一怔,不禁对郑飞的影响有些改变。

        也许是第一次面对手无寸铁的战俘,城墙上的几千名士兵一时间都犹豫了,只有少数几个人立即弯弓搭箭对准了城下。

        郑飞冷喝道:“都拿起弓箭,谁不听从命令,以军法严办!”

        在各级将官的催促下,士兵们终于举起了手中的弓箭,颤抖着对准了城下。

        咒骂声轰然而起,许多被抛下的馒头又被战俘们用力掷向了城墙。

        也许这些战俘觉得自己的命运已然注定,任何反抗都不过是上面那些人的笑料而已,所以咒骂声很快平静了下来。

        他们就像赶赴刑场前的那一刻整了整衣服,然后手拉着手,挺起胸膛,表情愤慨而又悲壮地仰视着城墙上的每一个人。

        渐渐的,不知是谁带头唱了一句不知名的歌谣,很快歌声蔓延至了城下广场的每一个角落。

        我知道自己无力阻止事态的展,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起先他听不懂歌词在唱些什么,后来听懂了一些,好像是八旗军的军歌。

        城墙上的士兵们缓缓放下了手头的弓箭,脸上的表情痛苦地纠结在一起。

        随着郑飞的一声“放箭”,数千支箭簇终于颤抖着离开了弓弦,打断了悲壮的歌声。

        底下的广场上骤然爆出一阵此起彼伏的惨喝声。

        弓手们一支接着一支地朝下胡乱施放着箭簇,不敢用眼睛去看,许多人的眼中已热泪盈眶,更有不少人俯身剧烈地呕吐起来。

        这不是战争,这根本就是一场屠杀!

        我在心中呐喊着,正当他想要将这声自心底的呐喊从口中说出来时,忽觉脖子后挨了重重一记。

        眼前一黑,晕厥了过去。

        干王府侍卫长秦重望着眼前这名被自己偷袭打晕的少年,眼中掠过一丝悲伤,示意手下将他抬下去。

        我醒来后现自己躺在了营帐内。

        与自己同一个营帐的士兵方旭坐在边上望着自己,微笑道:“四保,你终于醒啦!”

        我捧了捧胀痛的脑袋,片刻后才想起生了什么,问道:“都……结束了?”

        方旭眼神一黯,点头道:“一个时辰前就已经清扫完毕。”

        两人沉默了,似乎都在回避着什么。

        我将话题岔开道:“这么久?那现在是什么时辰?”

        方旭将一旁的清粥和酱菜端到他面前,答道:“子时。今天的午饭是稀粥,十分清淡。”

        我瞥了眼食盘,摇头道:“谢谢,我不饿,就放在那边吧,待会我自己会吃。”我心中苦笑。不知是谁的那一掌可真不轻,自己昏睡了那么长时间才醒来。不过我明白是那人救了自己一命,否则以当时的情形,自己多半会被军法处置。

        方旭放下食盘后说道:“四保,你今天真的很有种,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冲撞镇南将军。你可不知道,兄弟们都暗中替你捏了把汗呢!”

        我苦涩一笑:“我不愿意看到那样的事情生,所以就冲了上去。”

        方旭道:“其实大家心里都不愿意执行命令,不过只有你有胆量说出口来。唉,说实话,我真的开始有些佩服你了。没想到你会为了一群清军战俘而不惜冲撞镇南将军。”

        一想到那四千多名被活活射杀的战俘,我的心就像是被揪了一下。我低声道:“方大哥,你觉得那些战俘真的都该死么?”

        方旭低头道:“该不该死并不是由我们这些小兵说了算的。这是战场,作为军人,我们只能服从上级的命令。”

        我忽然冲口而出道:“如果上级下达的命令是错误的呢?我们也该不问缘由地去执行?”

        方旭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营房的布帘被“豁”的一下掀开,都尉杨林大步走了进来。他面无表情地望着我道:“这是在战场。只要是上级的命令,我们都要无条件执行。整个军中谁不知道你是忠王引荐的,你今天的行为差点连累了忠王,知道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