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458节 妖女魔笛(下)

第458节 妖女魔笛(下)

        少妇向他眨了眨道:“你很想知道么?那就得看看你的手段了。┡E』  小说WwㄟW.『1XIAOSHUO.COM”言罢又是一阵浪笑声。

        华戎面容转寒,对左右道:“动手!”言罢连珠射了三箭。

        他是名神箭手,本以为必中无疑,岂料箭头眼看就要到少妇胸前,忽然被一股气墙阻挡弹向另一边。

        穆风绰起大砍刀,一左一右地跃向屋顶。

        两人对接数招,那少妇不闪不避,反而挺起胸,双目含情,微微闭阖,摆明了一副任君鱼肉的煽情模样。

        穆风年轻脸嫩,见状面上一红,攻势略微停顿,那少妇趁机便要突围而出。

        也就这一刹,我已然抽出腰间佩剑,毫不留情地往她一剑劈来。

        剑风萧瑟,面色狠辣,才不理会她是男是女,是妍是丑,直要将那副香躯剁成一滩肉泥方才甘休。

        少妇轻呼一声,她识得厉害,一边飘身飞退,一边娇嗔,以惑乱我的心神。

        不过,这少妇的身法轻功竟极为高明,简直不像人类,我尽管施展步法,却也无法及时阻挡她遁逃。

        少妇掠向骑兵们守护的门口。

        我见场中其余骑兵均被对方媚术震慑了心神,当下以狮子怒吼来震醒他们,让他们及时阻拦。

        骑兵们经我一喝,齐齐醒悟过来,面带羞愧地腾身而起,纷纷拔出腰间马刀。

        这十二人是百骑将中的佼佼者,虽然修为比华戎三人逊色许多,可是曾练得一套绵密缠绕的刀阵。

        他们手中使用的虽然是普通钢刀,但步法配合严密,招走轻捷,未等我吼声落下,十二柄钢刀早织起一道绵密劲网向那少妇当头笼罩下。

        那少妇身法极是油滑,迎着来势非但不避不惧,反而飞身切入刀网,如鱼儿般在十人之间的缝隙处蜿蜒穿行,再轻轻松松地破网而出。

        骑兵们大惊,回身再击时,那少妇半空中左足在右足背上轻轻一点,身形登时再拔高丈许,娇笑道:“本姑娘不陪你们玩哩,先走一步啦!”说着横身一掠,如离弦之箭般朝门外冲去。

        “杀人偿命,纳命来!”悄悄潜伏在门外的许宁蓦地大喝一声,一杆钩镰金枪宛如霹雳般连环刺出,招招都攻向对方的要穴。

        少妇显然没有想到门外还有伏兵,来不及多想就抽出腰间别着的青笛连连拨挡。

        许宁是在场三将中近身武技最高的,一手钩镰枪法不在五虎将之下。

        当枪影消去时,那少妇的左颊已给划出一道血口,惊怒之下身形往下急坠。

        就被这么一阻,身后的众人齐齐赶至。

        少妇虽对许宁恨得咬牙切齿,但权衡利弊之下,也只好一个轻翻越过众人的头顶,重新落回庄内。

        我等人分占各角,将她重重围困中央,冷冷道:“你若还想有命多骚上几年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你所为何来?”

        那少妇只笑嘻嘻地不说话,只是将青笛摆在唇边,嘴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

        我见她手中笛子古怪,联想起庄内一干弟子的死状,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忙对大家喊道:“这笛子有古怪,大家别让她吹响!”话音未落,呼啸一剑向她劈出,但已迟了。

        那少妇姿态曼妙地游身避开剑风,艳唇甫一触笛子,便凭空飘起一阵毫无韵律可言,但冥冥中像暗合着某种奇妙节拍的诡秘音符。

        笛音入耳,我只觉得好一真眩晕,拼命用手指去塞住耳朵,却怎也挡不住笛音的侵扰。

        头痛欲裂间突然现自己置身于一处硝烟弥漫的战场中央,周围旗旌飘扬,血光蔽日,杀声震天。

        这是在那儿?他们又是谁?我惶惶不安地四下搜寻着同伴的身影,可周围混战正酣,一时间也难以分辨清楚。

        彷徨间,忽见一队凶神恶煞似的兵马冲上前来将自己团团围住,我下意识地连连舞动手中的宝剑,刚砍翻几个,却又涌上来一大群。

        左冲右突下,始终无法杀出重围,心中越来越焦急。

        此时,老将军郭援的杀喊声从后方清晰传来,我抬眼望去,只见久违了的郭老将军挥舞着手中的剑与太平军的师兄弟们奋力向自己这边冲杀过来,而他那急切的声音响彻天际,“四保挺住,我这就来救你!”

        我不知为何,眼睛朦胧一片。

        正要回答,骤然间一阵密集的箭雨不知道何处射来,贯入郭老将军和一众兄弟的胸膛,殷红的鲜血缓缓地流淌下来,浸染了一地。

        我看得肝胆欲裂,只感到茫茫天地间再也了无生趣,横起一腿扫翻一名近前的敌兵后右掌陡的朝自己脑顶拍去。

        笛声敛去,一只冰冷的大手紧紧攥住自己的右腕,这一掌再也拍不下去了。

        我脊背打了个寒战,登时从幻境中清醒过来。

        凝神一瞧,正是华戎拉着自己的手,一脸关切焦急神态。

        我茫然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华戎道:“大寨主,幸亏方才许大哥及时出手阻止了那妖妇的笛声,我也是刚醒了,这才一把把你拉住。”

        我四下望去,只见十二名骑兵尽皆瘫到倒在地上,脸色极差,想必也是受到了笛声鼓惑而伤了心神,心有余悸道:“多谢,若非你出手相救,只怕我永远都醒不来了。”同时心中诧异,这许宁怎会不惧那少妇的笛声?

        场中央,只见许宁与那少妇似两团幻影绞缠在一起,钩镰枪连连戳向那少妇上半身的各处要穴,但闻“嗤嗤”几下丝帛扯裂的清脆声响,那少妇上半身仅有的一件薄衫都给割得寸寸碎裂,穿花蝴蝶似地飘扬半空,露出一个雪白肉身,颤颤巍巍地煞是醒目。

        许宁手中不停,冷笑道:“既然你那么爱给男人看身体,索性就光着吧!”

        那少妇又气又急,一张俏脸气得白,偏偏眼前这人招式凌厉快捷,轻身功夫又似乎不在自己之下,好不容易用手中情笛硬接了十几招,已是累得气喘吁吁,连话也说不上来了。

        我持剑前掠,同时高喊道:“这妖妇的笛子太邪,许大哥你先废了她的双手!大伙一起上啊。”

        华戎和穆风不等我话毕,一起刀光剑影齐向那妖妇招呼过去。

        一个许宁已经够她受的了,此刻又多了这一群如狼似虎的好手,不禁又气又恼地咬牙道:“好狠心的冤家,当真要取本姑娘的性命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