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479节 宗真(上)

第479节 宗真(上)

        我镇定下心虚,微笑道:“好大的阵仗,想不到我这个无名小卒竟能令整个执法营精英尽出,更令梁大人亲临,实在是荣幸之至。』E小┡说Ww┡W.』1XIAOSHUO.COM梁大人不会也是被一个戴着面具的神秘人给留了纸条吧。”

        梁大人似是对我的揶揄毫不在意,微笑道:“哪里哪里,是小张派人送纸条来给我。如果那个神秘人亲自给我递来纸条的话,我想我会亲手摘下他的面具好好认识一下。”面容微笑依旧,可语气中透露出一股寒意。

        我一凛,他绝不怀疑眼前这梁大人有这样的能力。

        那个“小张”便是先带人闯进来抓人的低级军官。

        他回道:“当时我正领着弟兄们在城中巡逻,不料遇上了那个神秘人。我见此事太过诡秘,便派了一名兄弟回府通知大人知晓。”

        梁大人对小张微一颔,赞许道:“你做的很好。”

        然后将目光投向我,亲切微笑道:“天色已不早了,这位兄弟是否稍移玉步去执法营坐坐?当然,你若是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好勉强。不过……”说到这里,他的眼中流露出一种十分真挚恳切的表情,“你要是真的就这么走了,那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哩。”

        我收刀入鞘,叹息道:“所以我决定跟梁大人回去。希望梁大人能还我一个清白。”

        “那是自然。”梁大人那眯成一条缝隙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丝光亮。

        我本以为会被审问,没想到一入执法营后便被请到了内院厢房。

        我不知道这梁大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打趣道:“梁大人与我这杀人嫌犯同处一室,就不怕我会暴起伤人么?”

        “当然不怕。风兄弟如果要走的话在浣衣营里大可一走了之,何必来执法营走上一遭?”

        梁大人提起刚泡好的一壶茶,将壶嘴对准了我面前那只直径还不到两寸的紫砂杯。

        茶壶一倾,从茶嘴里吐出一注清香扑鼻的碧液泻入杯中。

        我端起茶杯尝了一口,但觉一股浓而不艳的清香随着一股暖液滑入口中,渐渐的化作芬芳萦绕在唇齿之间,久久不能散去,便问道:“这是什么茶,如此好喝!”

        梁大人笑道:“此茶采摘自城东的青龙山,名为‘碧落清泉’,一年三收,产量不多,极为珍贵。”

        我放下茶杯,问道:“梁大人请我来,不会只是为了品茶吧?”

        梁大人微微一笑,问道:“恕老哥问一句,蓝羽卫与浣衣营素无瓜葛,你怎么忽然想起去那个地方了呢?”

        我直言坦诚自己是去查宗真。

        梁大人闻言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说道:“既然是去查案,为什么会再牵扯出一条命案?”

        我道:“这也是我目前最想知道的。”

        正说话间,忽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梁大人道:“进来。”

        门打开,那名姓张的统领来到梁大人身旁附耳小声几句。

        梁大人听完后淡淡道:“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随后就来。记得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动手,明白吗。”

        “明白!”张统领说道,随后瞪了我一眼,方才走了出去。

        我见他神情,不禁觉得有些奇怪,问道:“梁大人眼下是否有急事要办?”

        梁大人笑道:“的确有些急,而且还与你有些干系。”

        “哦?大人不妨直言。”

        梁大人语音一顿,道:“门外来了一群蓝羽卫,他们是来向我要人的。”

        我闻言又喜又惊。

        喜的是蓝羽卫能不顾军法硬闯执法营要人,显然是得到了将军的准许。

        有将军做主,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惊的是蓝羽卫素来桀骜不驯,又个个一身本领,如果硬来的话,恐怕会把事情闹大。

        于是我急道:“我们出去看看,万一闹将起来可就糟了。”

        梁大人肃容道:“正是如此。”话音未落便已站起身来。

        也不见他如何施展身法,一副庞大横阔的身躯已穿过客厅来到门边。

        论身法之妙,竟不在我之下。

        来到大堂,只见三十多名蓝羽卫挤在哪里吵吵嚷嚷,当先为的那个便是高丘。

        他面前掉落了三枝被劈断了头部的钩镰枪,而大堂中有三名执法营士兵正空着双手,不问便知他们原本手里的兵器是被高丘一刀劈折的。

        此时高丘单手绰刀,宛如一尊铁塔般立在大堂中央。

        在场的执法营士兵有三十来人,或许是摄于他先前的威势,一时间竟然无一人再敢上前一步。

        高丘喝道:“再不把人交出来,小心老子拆了你们这破地方!”

        “是谁说要拆了这里啊?”梁大人那宛若商贾般和气的声音在大堂另一头响起。

        一众执法营士兵听见头儿的声音,顿时胆气大壮,朝着高丘纷纷喝骂起来。

        高丘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傲然道:“是老子说的!”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梁大人脸上那标志性的笑容骤然敛去,胖大的身躯兔起鹘落般瞬间横掠过两丈远的距离来到高丘面前,右手变成虎爪掏向对方心窝。

        高丘绝非庸手,见对方使的是平平无奇的“黑虎掏心”,不由得心中冷笑,右手单刀顺势疾撩对手的下腹。

        我刚来到大堂,他见识过高丘的武技,还真怕他一不留神伤了梁大人,疾喝道:“高将军,住手!”

        高丘听到我喊声时刀锋已离梁大人下腹已不到三寸,想要收势也来不及了。

        岂料梁大人中途蓦然变招,脚下一转,人已绕到了高丘左侧,右掌上凭空幻化起一个犹若实形的双鱼图案,打在了他的肩头上。

        我眼尖,一眼就瞧出这梁大人使的是太极拳,暗忖高丘要遭殃。

        没想到这大胖子竟然是太极拳高手!

        高丘只觉得一股难以抵御的真气袭来,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时,魁梧壮实的身躯连同单刀一起跌入了丈半开外的人群中。

        众卫士急忙接住他的身子,可那股劲力仍未卸尽,众人扶着高丘“蹬蹬蹬”往后连退了三、五步方才稳住。

        高丘一招之间便落败,心有不甘,正要奋起精神再度上前,却听我喊道:“我在这里,兄弟们别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