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新月梦竹剑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睡梦人的事,心中的山壑

第一百九十八章 睡梦人的事,心中的山壑

        那漫长而又崎岖的沙子路走不完了g。

        白谨方遥望四周,这岛上的也没听说的那般神奇。且看这脚上的烂泥,湿汪汪的都将裤腿带脏了。更别说这大家的脸上,除了脏兮兮泥垢,也就无甚喜怒言表了。

        唯一好的,就是深林里透风,时不时还参杂一些明亮的光。照在人脸上,还也舒服着。

        云虚长老带着大家硬是在莽草枯枝的丛林里足足走了一个日头的路。作为一个年老体迈的老年人,他不是不能体会现在大家的心情,只不过要事得办,要不然,还能抖抖衣服上的灰尘,扭扭腰转身过回去了?

        难的是,如今船夫没了,船也没了,回头,就连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坏!糟糕透顶!

        这样难穿越的森林,男人只要脑着一身子的猛劲儿咬咬牙就或许能挺到重见天日的那一刻。可对于弱不禁风的低龄女子哪还不得是比登天还难的事!

        不用多说,这个子玲珑的阿兰已经撑不住了。三步足一步晃着一个柳摆子,两口气出一口都是嚷嚷。如今,只是拨开眼前密密麻麻的蛛丝网已经都没有力气了。

        实在没办法了,惯于她的性张。一大屁股坐了下来。又是撒疯,又是耍赖皮的,打死也不走了。不是不想走,是一点也走不动了……

        云虚长老看着身后几乎拖拉着千言的顾惜朝跟空肆,心里也是过意不去了。

        “行吧,这泥石沼路确实走起来难。看大家也都累了,时候还早,就先在这里休息片刻。喝点水,吃些东西。”

        大家自然是开心的。阿兰听是云虚长老发了话,一个后脑勺的就躺在了还算干洁的树叶里头。头盯着天,腿张着地,捂着肩便打起了懒哈欠。叫人无奈~

        安水夏知书达理,坐在一旁见她一点也不顾及女儿家的形象,即便屁股扭到她旁边讲讲她听。

        “师姐,注意一点形象。好歹咋们也是女儿家出生,多少也得遵守一些老祖宗们留下来的守礼之道。”

        阿兰可是懒得听,性平惯了,什么礼道,什么形象,活得像个人样就够了。世上的烦心事千千万,做人的道理又深奥,人活着就是图个开心自在,要是连点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又哪有时间去遵守祖宗们那些条条框框立下来的规矩。对于阿兰这样过得洒脱的人来说,那些东西太五花八门了。要是真要一条条的去记住,还不如一天天替门巅跟长老们倒些茶、随意练练花剑有趣的多。再说了,她有她喜欢的东西,学医救人,没有比这更有成就感的事了。

        安水夏见她不理人,又要摇摇她规正她的不对。却被一时走过来的段若柔劝住了。

        拿阿兰跟段若柔比,她们两个相差的太多了。这一刻,安水夏便懂了,更别说是一无是处的可怜自己,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去讨别人的嫌。

        或许,她本意不是这样想的。只不过就事论事,现在,她除了身边这帮朋友,也就真的一无所有了。想着想着,心里就幽咽了。

        可是她未能真正明白,这比千金还难求的友谊之情已经胜过一无所有了。要是她明白,她就能明白段若柔为这样的来之不易作出的努力并非白费了。

        段若柔在她的身旁一侧坐了下来。

        “让她睡一会吧,对于她来说,这是一种难得的体验。要是回去了,她可得在师弟师妹们面前吹的上天。”

        看样子,阿兰的确是睡了过去。瞧着乖张样儿,口水都要留出来了。何尝不是她的可爱迷人之处。

        安水夏点了头。只是在刚刚段若柔的微言微语中,她又有了新的感受。

        “若柔……”

        她想直呼她的名字,又觉得应该叫她一声妹妹。其实,到现在为止,她们之间的心语交流寥寥无几,也可以说没有……

        “哦,按照年龄,安姑娘应该比我年长几岁。要是同意,以后我便叫你姐姐。”

        “若柔妹妹,听说你诗书礼经样样精通,而且琴棋书画也全都会。我要是有你一半的才能,也就能懂得关心人了。”

        段若柔齿了微唇,小小的月牙勾勒了她楚楚的脸。

        “姐姐说错了,能文出一点墨来,哪是寻常。懂跟会是一码事,而会跟作又是另一码的事。我只是在琴棋书画上学会了一点皮毛。要不是从小被我爹逼着学了点生存的本领,或许我就连普通老百姓家里的黄花大闺女一点也不如。相反的,跟安姐姐相比,若柔没有姐姐的武艺,没有遇事的果断,论样貌还不及姐姐十分之一的美~”

        段若柔这里俏了舌,话里,是她心里自认的九分真,一分假。明显的,是取她开心。效好,安水夏却也尽怀的笑了。

        “哦~妹妹这是故意拿女孩子的形象取笑我是吧~讨打~”

        笑说着,安水夏便亲昵着去戳她的胳肢窝,戳得痒的不得了。

        碰巧,顾惜朝这时替她们送了水过来,倒是刚刚低着头留意脚下,却没有看见女儿家的嘻玩,如是羞涩见到了,还不得让他红了脸。

        两人也尴尬,羞涩不比他少。

        “两位姑娘……先喝点水~”

        话说了个半截,顾惜朝把手里拿的水袋递给安水夏便捂着脸离了,让人呆住。莫不是看着他被蔓自缠得绊倒的样子,两个害羞的姑娘才不会忍不住大笑出来……

        “安姐姐,你觉得顾公子人如何?”

        段若柔又言下之意,只不过安水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实诚。

        “嗯,他人很好。无论做人还是做事,有他在身边总觉的安稳。唯一的缺点就是他一直冷板着脸,好似心里有什么很隐晦的东西不与人说。还说呢,言君总爱拿他这点刁钻他,呵呵......”

        段若柔一愣,经过这么久的相处,她多少看得出安水夏眼里的千言。

        “那千言呢?”

        “他啊!不用人说,自然是大家都懂得。”

        安水夏嘻嘻地抿着,脸上已经蕴红了。这让骑虎难下段若柔一时无法拿捏跟她的距离,低了头,默了言,便再不自寻烦恼了。

        彼时,安水夏指着远处躺在“憩”眠的千言道:“现在大家都盼望着他平安无事!我相信,他的心也和大家紧紧牵系在一起,无论千山万河相隔,他亦永远没有松懈。即而,这样的距离我们也能深深感受的到。什么样的劫,都会有过去的时候,等那时大家又可像以前那样有说有笑啦!”

        此时,段若柔心里的千山万壑却不是那样富含绚丽多彩,应当是一种沉重,更像咫尺天涯。每当安水夏在千言的身上的光芒越多,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便愈加强烈。开口不是,不开口也不是,倒不如就这样一直沉吟下去。

        “我们赶快走吧,这林子里昏暗,长时逗留,还不可预知会发生什么事。”

        趁安水夏没有知觉,云虚长老的喊话倒是解了这个围。

        段若柔赶紧故作无恙收拾好心里的残絮笑着应声“安姐姐,走吧。”安水夏自始没能察觉她当时的情感转折。随了,赶紧去唤醒呼呼大睡的阿兰。

        “师姐,师姐,快起来,要走了。”

        阿兰没有一点反应,段若柔无奈,只好摇了摇她。这才晃醒她。

        “干什么呢......人家睡得真香呢......”

        收了收哈子,转过身去又睡了。任两人怎么叫唤,如实睡得死沉。这就束手无策了。

        折梦上来,这倒是笑了。

        两人未解其,暇时呆愣住了。

        折梦这才解释道:“你们看,这林中空灵,蕴含的草木之气蒸蒸日上,纱雾缭缭铺作睡帘,自然活灵活现下,阿兰姑娘不正成了睡美人了吗?”

        明了,竟连两个姑娘都忍俊不住“噗嗤”出声来。

        阿兰这下可听到了,只当是他们故意拿她逗趣。

        “哪来的不合规矩的骚词,你们是看我睡沉了听不见是不?”

        见她那猛劲儿,安水夏是明白了真不是走不动了。

        “诶,师姐不是一向最讨厌这些规矩吗?现在怎么却怎么也张口就来了不合规矩的话?莫不是刚刚睡了一觉便大彻大悟了?”

        折梦跟段若柔偷笑。这阿兰是拿她没辙了,朝三人哼了声便先前走了,走得比任何人有劲儿。

        折梦怕是她生气了,赶紧追上去解释。

        “阿兰姑娘,你错怪了在下。这睡美人一词的确是夸赞人用的。你不信可以问长老他们。”

        阿兰翻了白眼,莫不是不想不搭理他的意思。折梦挠头,完全不明白她究竟是不记嫌了,还是仍在生气。要是懂阿兰的都明白,她并不是闹小情绪。

        还是段若柔心善,不想折梦为难,便走上前解释道:“折梦公子勿要在意,她的性子开着呢,她并不是在生气,而是在拿公子的乐趣。”

        折梦亦不明白,只不过段若柔向前走了。他也只能跟着硌着难行的山路走了。

        难行的路照旧,晃晃的明亮却还在,那心里的出口自始在人的心中了。未知的劫数亦犹在,苛求的希望也就至关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