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凶兽世界里的武者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十四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夜晚。

        当陆宇修炼完,满身大汗地从房间里出来准备去洗个澡然后睡觉的时候,发现陆父陆母房间里的蜡烛还亮着。

        在烛光的照耀下,透过花窗和薄纱,隐约可见陆父陆母坐在床上的身影,一道低低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

        “饭馆里的那些个桌椅板凳都该换了,也用了这么多年了,不少客人都说凳子坐起来直摇,不敢坐。有几张桌子的桌腿也短了一截,也估摸着用不了多长时间了。墙最好也能砌一砌,现在的样子黑不溜秋的,不好看,客人也不愿意来,一看就觉得我们的店不干净。”

        这是陆母的声音,只听她轻声道:“我找城西的牛家兄弟打听了,最近这一两个月他们活少,如果叫他们打桌椅板凳的话,他们愿意给我们便宜点,一张桌子四条凳子是一套,只要八个银币。”

        陆父低声问道:“店里的桌椅板凳若是一口气都换了,再加上砌墙的钱,家里的钱够吗?咱不是还要给小宇买凶兽,若是砌墙,店里少说得关半个月的门。”

        陆母没有说话,应该是在心里盘算,片刻后她叹了口气道:“要不…我们把打算给可可交学费的那50个金币先用一部分?挣了钱再给她补上?”

        陆父反对道:“这怎么能行?可可明年眼看着就要上学了,这笔钱过了年就要交了,这笔钱不能动。”

        “那你说怎么办?小宇自从契约凶兽失败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心里头指不定有多难受。我就怕他好好的一个人,再憋出什么毛病来。”

        陆母的话里满是心疼,她身子动了动,像是在擦眼泪,低低地顺道:“也怪我们没用,没能给他们个好人家…”

        陆父闷声道:“实在不行就把陆九给辞了,每个月也能省点钱。”

        陆母道:“这怎么行?现在店里就他一个伙计,如果把他辞了活都你来干,你一个人能忙的过来吗?况且他爹跟你还是本家兄弟,我们一个月就给他这么点工钱本来就够不好意思的了,再把他给辞了,他爹该怎么说你?”

        陆父沉默着不说话,陆母继续道:“店里的桌椅板凳实在不行先换一部分,剩下的再看,砌墙的事再往后推一推。可可的学费和给小宇买凶兽的事是头等大事,我们俩辛苦点无所谓,不能苦了他们。”

        陆父点头道:“也好,就按你说的办。”

        “我听说城西有家跟我们家差不多大的小饭馆,专卖凶兽肉生意还不错,要不我们也买点凶兽肉试试?”

        没等陆父说话,陆母就摇头道:“算了算了,凶兽肉也不便宜,若是卖不出去,一个月就白忙活了。等有闲钱了再说吧。”

        房间里的蜡烛随即熄灭,紧接着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陆宇站在房间外,久久未言。

        家里的经济一直都不算宽裕,这点陆宇是知道的,只是他没想到这种情况下陆父陆母还在盘算给他买凶兽的事,这让他的心情,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既有这几日瞒着他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偷偷修炼,让他们误会担心的愧疚,但更多的,还是感动。

        前世的他是个孤儿,虽说也交了不少朋友,但友情和亲情终归有所不同,这种血浓于水的感情,两世为人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令他感觉沉甸甸的。

        坦白自己练武的事吗?

        陆宇心中冒出一个念头,随即又被自己否决了,现在的他才刚后天一层,也就比普通成年人强上一点,还没有足够的说服力。

        毕竟不是能抬起张桌子就叫武者的,现在的他就算坦白了,陆父陆母也大概率不会相信,甚至有可能会因此而更加为自己担忧。

        最好的坦白时机是等实力更强一点的时候,譬如说能开碑裂石,或者能猎杀二阶凶兽的时候,因为那时候才具有足够的说服力。

        在这之前,陆宇要做的是让陆父陆母放弃给自己买凶兽的念头,以及想办法分担一些家里的压力。

        ……………………

        第二天一早,在陆父陆母准备去店里的时候,陆宇提出来跟他们一起去。

        陆父陆母相视一眼,二话不说答应了陆宇的请求,虽说不知道为什么自家儿子突然想跟自己去店里看一看,但无论如何,他愿意走出家门总归是一件好事。

        到了店里之后,陆母让陆宇坐在角落里的桌旁,又让陆九拿来了一些吃食,然后开始忙活起来。

        在陆宇印象里,自家小饭馆原本是不做早饭的,只做午饭和晚饭,然而现在变成了早中晚饭都做,要不是顾及到家里还有自己和陆可可,看陆父陆母拼命的样子,陆宇觉得他们可能会连夜宵也一起做。

        至于为什么,稍微想一想就能明白,无非是为了多挣点钱罢了。

        虽然家中并不宽裕,但是在前身记忆里,家中不说顿顿有肉,但也几乎差不多,逢年过节的新衣服也没有少了兄妹俩的,从这些种种细节里,就能看出陆父陆母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一直在给陆宇和陆可可最好的。

        临近中午,店里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陆宇站起身来把桌子让给客人,一边观察的同时一边给陆父陆母搭把手,帮他们干些端菜招呼客人的活。

        等到店里稍稍空一些的时候,陆宇抽身回了趟家给陆可可送饭,小丫头吵着要跟过来,陆宇没办法只好把她也带了过来。

        当兄妹俩回到店里的时候,看见陆父陆母坐在一张桌前,一人身前一碗清汤挂面,再想到拿回去的饭盒里的三菜一汤,陆宇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陆可可还不懂这些,她咽了口口水道:“娘,我能吃点吗?”

        陆母笑着把筷子递给她,陆可可尝了一口就不吃了,眉毛拧成一团,道:“不好吃,没味。”

        陆母笑了笑,眼神里满是慈爱之色,“你想吃什么,娘现在给你做去。”

        陆可可嘿嘿一笑,懂事地摇摇头道:“不吃了,我刚在家吃饱了,我就是想尝一口娘你吃的。”

        “吃货。”陆宇小声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