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凶兽世界里的武者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第六十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神武大陆的文化和地球上的华夏不同,并没有中秋这一说。

        不过陆宇还是将其当成了一个重要日子来对待,对于中国人来说,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中秋这几个传统节日早已深深地刻在了灵魂深处,是改不掉的习惯。

        八月十四这一天,陆宇为此特地又跑了一趟城外森林。

        八月十三那天带回来的犀牛肉,陆母一半用来炖一半用来卤,肉在锅里滚了整整一夜,早上陆宇尝了一下,味道并不算惊艳,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就像是有些老的牛肉。

        这些犀牛肉打着三阶凶兽肉的名头在店里卖肯定是够了,但是当做八月十五中秋佳节的上桌菜,陆宇觉得还有些不够。

        ……………

        夜晚,当陆宇带着凶兽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看见有道身影站在自家的后门外,尖声骂道:“你以为把门关上不让我进去这事就完了?小杂种,你今天打了小宝这事没完!等你爹回来了,我必须要好好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教的你这小丫头片子!”

        听到这尖锐的声音,陆宇立刻认出了这人的身份,皱了皱眉。

        牛家三婶,具体叫什么陆宇并不知道,在前身的记忆里,她是个很不好相处的人,说得再直白些就是泼妇。

        她的丈夫以前和陆父搭伙做过生意,那时候她就经常在背后嚼舌头,说陆父黑钱,把大头都装进了自己口袋里,只给他们一点钱,陆母因此和她吵了好几次,也正是因为这个,陆父才和牛三叔拆了伙,两家关系从那之后一直就不怎么样。

        陆可可倔强道:“他在背后说我哥坏话,就活该被打!”

        牛三婶气急,重重踢了院门一脚,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声音越发尖锐,“我家小宝哪里说错了?你那没用的哥哥连凶兽都契约不到,不就是浪费钱的废物?”

        陆可可反驳道:“陆宇能带凶兽回来,你们能吗?”

        牛三婶讥声道:“谁知道那些凶兽是怎么来的?城外森林?我呸!连契约凶兽也没有的人还想去城外森林狩猎?谁知道他是不是小偷,谁知道这些凶兽,是不是他偷来抢来的!”

        陆可可气得大声道:“你才是小偷!陆宇是武者,这些都是他从城外森林带回来的!”

        “武者?”牛三婶讥笑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兄妹俩,你哥是契约不到凶兽的废物,偷鸡摸狗的小偷,而你是说谎的小骗子,和你们娘一样,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陆可可狠狠砸门,大声道:“不许你说我哥和我娘!”

        陆宇面沉似水,故意将肩上的月亮熊重重扔在地上,拖着月亮熊朝家走去,在身后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

        牛三婶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来,立刻呆立当场,吓得说不出话来。

        她看见一道满身血污的身影朝自己走来,他的脸上都是鲜血,遮住了他的容貌,当他走近的时候,一股浓郁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牛三婶这才注意到他的身后还拖着一具凶兽的尸体,那像熊一样的凶兽身前有一处拳头大小的伤口,血液从中不断流出,目测少说也有几百斤重。

        走到家门口,陆宇开口轻声道:“浪不浪费钱,那也是我陆家的事,难道三婶平时没有告诉小宝,在背后说人坏话,嚼人舌头,是不道德的事?”

        “陆…陆宇?”牛三婶这才认出了眼前这个满脸鲜血的“厉鬼”的身份,身子狠狠一颤。

        “差点忘了,这事三婶平时也没少做,跟我娘吵架那会儿,记得不错的话,三婶可是在背后说了我们家不少坏话。我爹娘脾气好,不跟你们一般计较,可我就不一样了,我这人啊,从小心眼就小。”

        说着,陆宇突然轻哼一声,抬脚重重往地上一踩,脚下的青石板瞬间开裂,好似结了一张蛛网。

        牛三婶身体颤抖得越发厉害,脸色充满惊恐,不复刚刚的嚣张气焰,吓得说不出话来。

        陆宇微笑道:“所以说,这些事三婶以后还是少做为妙,不为自己想想,至少也为小宝想想。小孩子单纯,倘若他将你这令人作呕的习惯学了去,那就不好了。”

        “遇到像我妹妹可可这样通情达理脾气好的,也就是挨顿揍。如果遇到像我这种最近没能契约凶兽,心里头郁闷心情不好的,可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祸从口出,三婶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如果三婶觉得我的话不对的话,明天一早,我带着可可亲自登门拜访,让她给小宝道个歉,再把小宝的医药费给你送过去,你看怎么样?”

        牛三婶眼中惊惧之色更浓,整个人快要瘫倒在地,脸色煞白,不住地打摆子,颤声道:“不…不要!”

        陆宇缓声道:“那看来三婶是觉得我说的没错了,这样最好,我这人喜欢先礼后兵,只是这世上有些人有些事,道理讲不通,如果闹到用拳头,那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三婶你说是不是?这日后啊,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说我们家任何坏话,听到了吗?”

        说话的同时,陆宇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再加上他的满脸鲜血,不但不显得他和蔼和煦,反倒令他看起来越发可怖,就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牛三婶点头如捣蒜,脸色苍白如纸。

        陆宇推开门走进院内,头也不回淡淡道:“既然如此,三婶就请回吧,恕不远送。”

        说着,陆宇就关上了房门,过了几分钟,才听到门的那一边传来一声尖叫。

        陆可可朝陆宇竖起大拇指笑着道:“陆宇,你刚刚酷毙了!”

        “合着我平时就不酷了?”陆宇笑着揉了揉陆可可的头发,“少拍马屁,你跟人打架的事我还没跟你算呢,我先去洗个澡,等等再跟你算账。”

        说着,陆宇低头看向身上的鲜血,苦笑着摇摇头,今天在森林里其实还算顺利,他本以为能难得一次干干净净到家,结果刚刚为了吓牛三婶,不得不把月亮熊的血抹到脸上和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