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阵仙在线阅读 - 第2586章 血气碰撞

第2586章 血气碰撞

        被眼前波雅一问,杜玄先是一愣,随即点头,“没错,家父正是宿靖g。”

        “果然是宿家的血脉吗?这便不奇怪了。”吐气如兰,波雅那冷漠双眸,望着杜玄似是泛起了一阵淡淡波纹,周身气场只是微微变换,杜玄便再一次的恢复了自由之身,但周遭那气场却未曾散去,而是环绕在杜玄周围,让他的身子依旧保持了悬浮的状态。

        转眼望向,依旧被禁锢在空中,处在半死状态的匡望和訾达,波雅玉手伸出,似是马上就要采取什么行动。

        “住手,先不能杀他们。”目光凛然,杜玄竟是直接断喝,阻止了波雅一声。

        “你,这是在命令本王。”音若寒霜携带威怒,凄冷双眸斜眤杜玄,霎时间杜玄周身空气瞬间凝固,巨大力道直接就挤压在了他的身上。

        无比剧痛遍及全身,杜玄死死咬牙,面无屈色,“陛下,我没有冒犯之意,请让我先在他们口中,得到我父亲的消息。”

        “那与我何干?本王做事,从不喜他人指手画脚,这二人对我族众多有杀戮,今番我必杀他二人,为我族众报仇雪恨。”音色冷漠冰寒不容置疑,波雅玉指只是轻轻一挥,匡望,訾达二人身躯更显扭曲了几分。

        双目瞬间赤红,杜玄被激起了血腥,“住手,在我从他们口中,得到我父亲的消息之前,任何人都不得杀他们。”

        “哼,本王说了,本王做事,不喜他人指手画脚,况且若不是本王,你早已死在这二人手中,此番如此叫嚣,不过是狂吠败犬,且不知力量究竟为何物。时间的男人,不过都是一些虚伪肮脏之辈而已。”

        冷喝再起,波雅面上嗔怒浮现,随手一点之间,杜玄周身压力霎时加大,整个身躯都被挤压的显现了变形,若不是杜玄这身躯经过了洗精伐髓,血龙血脉与大地洗髓泉的诸多改造,怕是仅仅这一下便可轻易要了杜玄的性命。

        “你这小女子不喜别人指手画脚,我却一定要进为人子本分,既然你执意相逼,那我这败犬,也要让你这小女子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男人。”

        死死咬牙坚挺,杜玄死扛着周遭巨大压力,血色双瞳再次浮现,死死盯住了波雅那双不屑一顾的凄冷美眸,杜玄的嘴巴猛然张开,体内的那股龙性,与神庭核心的诡异魂力,霎时间便尽数汇聚在了他的口腔之内。

        亢….,

        忽的一声嘹亮吟啸鸣颤天宇,近乎在零距离之下,层层肉眼可见的音波,便是直接撞在了波雅的身上。

        嗡,

        突兀一幕完全出乎波雅预料,音波撞击在身,波雅霎时就感觉整个意识都是一颤,心头更是浮现了一丝莫名悸动,而如此情况之下,她对于杜玄的束缚更是瞬间消散开来。

        同一时刻之内龙吟不断扩散,就连不远处的月媚同样是受到了不小影响,而匡望跟訾达,在失去了波雅的束缚之后,更是一路坠落了下去。

        身形猛然下坠,恢复了自由身的杜玄神情一凛,眸中闪过了一丝癫狂,背后紫色流光双翅乍现,身形猛然掠出,直奔下坠的匡望和訾达就冲了过去。

        空中紫色流光一闪,杜玄已然冲到了匡望,訾达面前,双手猛然探出,一把就掐住了他们二人的脖子,进而一路朝着下方树林冲掠了下去。

        “这….这小东西,竟已然激发了血脉之内的龙性,,。”神志恢复,波雅冷魅俏颜之上又恼又惊,如霜冷眸瞬间就锁定了杜玄位置。

        嘭,

        沉闷声响回荡,杜玄掐着匡望和訾达重重的撞击在了一棵大树之上,血色双眸紧盯状若死狗的二人,杜玄咆哮回荡林间。

        “回答我,我父亲现在究竟在哪里。你们究竟把他如何了。”

        “小东西,速速告知本王,你究竟是如何,激发了体内那血脉龙性的。”

        冰冷娇喝传来,气势激荡直震得周遭树木林叶一片飒飒作响,波雅柔躯现于杜玄身后,俏颜之上尽是嗔恼惊异。

        “给我闭嘴,莫要拿你的王威来说什么狗屁事情,我此间只要知道我父亲的下落,若是再敢多言半句,我便让你这王,做我阶下囚徒。”猛然回头,一双诡异血瞳死死盯住满面惊异嗔恼的波雅,杜玄声音好似发怒虬龙一般,嘶哑凛冽癫狂至极。

        “你,你竟敢跟本王如此…..”眼见杜玄对自己竟如此态度,波雅魅颜之上寒霜片片,身上气势更是瞬间激荡开来。

        眼见着波雅就要出手教训杜玄,恰逢此时也不知是怎的,波雅的一双美眸,似是不由自主的就对上了杜玄那双诡血瞳。

        鲜红的竖瞳缓缓放大,其中竟是浮现了一朵更加诡异的青银色莲花。

        青莲缓缓旋转在血色之中,直接映现了波雅那双凄冷的眸子,一瞬间里面一股凌驾于天地之间的诡异血腥神采,突兀而诡异的射掠而出,没有半点温柔可言,蛮不讲理粗暴异常的就撞入了,波雅的那份冷傲之内。

        嗡,

        如此视线相撞,波雅身上那股刚刚散去的怪异感觉,霎时再次降临下来,整个意识更是再一次的显得昏沉。

        一个眼神暂时性的让波雅不再言语,杜玄转脸间便是再次看向了眼前的匡望,訾达。

        “回答我,玄英宗,究竟把我的父亲,囚禁在了何处?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声音沙哑干瘪,此间的杜玄周身阴寒散落,就好似来自地狱的魔鬼一般。

        浑身剧痛难当,望着眼前杜玄又是惊恐异常,在那血色双瞳的注视之下,匡望和訾达终于是再也忍受不住那份诡异的恐惧,一阵的声色皆颤。

        “我说,我说,宿靖..啊不,是宿靖将军,此番依旧被玄英宗收押,但却已不再玄灵山上,而是被玄英宗现任宗主率领诸多玄英宗长老,带来了这西北疆域某地,但具体囚困在何处,只有玄英宗的现任宗主,还有内门长老才知晓。”

        “父亲,被带来西北疆域了。”声色骇然,夹杂几分惊喜,双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减轻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