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重生蟠桃,被猴子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五章 我敢打赌!

第二百零五章 我敢打赌!

        李安然当然不同意自己的马甲叫这么个羞耻度爆棚的名字,但他也没能把李逍遥这名字抢回来,最后只好给自己取了个新名字——

        斗气化马萧炎!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猴子,你给我等着!】

        【今天你抢我十里坡剑仙的名号,早晚有一天,我要把齐天大圣抢过来!】

        李安然心中小人叉腰怒吼。

        他倒是想叫李三思,但猴子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明显对他缺乏信任,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他,似笑非笑。

        李安然考虑再三,还是没敢去触猴子这个霉头。

        一番闹腾之后,两人也到了将军府门口,以他们两个在凡间的身份自然是没资格去拜见身为将军的钟离权,干脆使了个障眼法,直接从偏门摸了进去。

        似这等官宦人家,门里门外都贴着门神镇宅神,长久供奉之下,也有一丝神灵,寻常妖邪难以入侵,但放在李安然和猴子面前,别说它们只是有一些神灵,就算是他们本尊过来,见到猴子也得毕恭毕敬叫声大圣爷。

        “哈哈哈哈,我就说那群镖师能把我要的东西按时送到!果然没错!”一阵爽朗的大笑声从前院大厅中传来,但紧接着,话就有点变味儿了:“来来来,愿赌服输,都把银子都拿出来!”

        “将军不愧是赌神转世,神算无双!属下们心服口服。”拍须溜马的声音混合着银子哗啦作响的声音不断传来。

        钟离权得意洋洋地哈哈大笑,嘴上却故作谦虚:“什么神算不神算的!我就是在赌他们胆子大不大,够不够贪心,哈哈哈!果然,只要银子给够,谁会怕什么狼妖不狼妖的!”

        【我就说陈六他们为什么会连夜赶路,原来是因为这个!】

        李安然恍然大悟,目光扫过,只见钟离权坐在主座上,身材魁梧,髯过于腹,大眼睛,红脸膛,颇有几分虎背熊腰的猛将味道,旁边桌上放着一堆的银子。

        左右两侧坐着一众心腹将领,个个态度恭敬,面带谄笑。

        面前摆放着四个大木箱子,正是陈六等人送来的,其中一个已经打开,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些分文不值的石块。

        【这个钟离权应该就是上洞八仙里的汉钟离了!】

        李安然注意到汉钟离体内并没有被封印的记忆法力。

        但,他气血旺盛根骨资质好的有些夸张,更重要的是体内一点元阳未泄。

        通俗点讲,就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处男,而且是那种连带颜色的梦都没做过的那种。

        这显然不是一个正常的将军该有的事情!

        再加上好赌的性子,李安然瞬间就确定了他的身份。

        只不过,汉钟离并不是像寻常神仙那样封印了记忆法力投胎转世,而是真真正正经历了轮回。

        这么做的坏处是他上辈子修炼成果化为乌有,好处就是可以重新开始,可塑性更强。

        此外,太上老君应该是使了某些手段,将汉钟离的跟脚资质大幅度提升,说是道骨仙胎都不为过,只要安心修炼,一甲子之内定可成仙,千年内突破到玄仙都不是问题。

        如果上洞八仙都有这种资质天赋的话,也就不难理解太上老君会把他们当做应对佛法东传的招牌。

        ???千年时间修炼到玄仙之境?根骨资质好的有点夸张?

        小蟠桃,你确定你不是在骂他,而是在夸他?

        猴子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他好歹是活了近五百年时间,修炼了上百年时间才达到了大罗金仙,可李安然前前后后只用了不到二十年时间。

        结果现在,李安然在感慨一个要用千年时间才能修炼到玄仙境界天赋好,这……

        怎么听怎么别扭古怪!

        “将军,属下听说这天安镖局不仅把东西送来了,还将那些狼妖都抓来了!”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开口说道。

        “啊?他们把狼妖都抓住了?”钟离权吃了一惊,他昨日大醉一场,一直睡到现在才醒过来,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

        而赵六黑三那些镖师不过是他用来和属下打赌的,没资格见他,就被管家打发走了。

        刀疤脸嗯了一声,说道:“不过那些狼妖都不是真妖怪,而是一群流寇带上狼头面具、披上狼皮伪装的。外面现在热闹得很,全城百姓都在那里庆祝呢!”

        旁边另一个黑壮武将撇了撇嘴,说道:“我倒觉得那些流寇只是假借着狼妖的名头吓唬人,真狼妖还没有被抓!现在庆祝,实在是为时过早!”

        刀疤脸冷哼一声:“怎么可能是假的!那么多狼头面具和狼皮可不是好凑的!”

        黑壮武将也不服气,反驳道:“在我们这儿是不好凑,但若他们是从北边弄过来的呢?那群蛮夷,常年打猎,别说是狼皮了,就是虎皮都能给你凑来!”

        “好啦好啦!大家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好吵得!”眼见着两人就要吵起来,钟离权摆手制止了他们,说道:“这样,本将再开上一局,就赌那些假狼妖是不是之前横行庆州的那群狼妖!如何?”

        “好!属下下注一千两,就赌那群狼妖是真的!”刀疤脸说道。

        “我跟了。也下一百两,赌他们是假的!”黑壮武将丝毫不怂。

        “我下二百两,是真的!”

        “我下一百两,假!”

        ……

        一时之间,将军府大厅瞬间化作赌场,一个个将领红着眼睛压着注,而钟离权则负责在那里一一记录下来。

        李安然看的哭笑不得。

        【难怪钟离权会兵败被东华帝君点化,就这些个赌徒也能领兵打仗?简直就是在扯淡!】

        【大造寺庙、崇奉佛法、赌徒为将、任人不明……这南陈亡的也不亏!】

        李安然正想着,忽然注意到猴子神情一僵,面色古怪,传音问道:“师兄,你怎么了?”

        猴子回过神来,说道:“没什么。就是看见这钟离权之后,俺老孙突然想到一些事情,心有所悟。”

        李安然:“???”

        【看见汉钟离,都特么能心有所悟的?】

        【猴子的天赋也太不讲道理!】

        猴子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已经叫了起来。

        他是真的想到了一些事情,但并不是心有所悟,而是郁闷懊恼。

        “哎呦!坏了!俺老孙怎么把东华帝君的事给忘了!”

        当初猴子从李安然那儿听得东华帝君会应劫下凡转世投胎成吕洞宾之后,就想着提醒东华帝君一下,结果后来因为事情太多,就给忘了!

        直到现在,又听到李安然在心里念叨起东华帝君,这才突然想到这一桩事。

        小蟠桃说这钟离权是东华帝君点化的,这么说的话,东华帝君的劫数还未至,俺老孙现在提醒他也不晚!

        猴子决定这段时间多盯着钟离权一点,等到东华帝君下凡来点化钟离权的时候,他找机会提醒一下东华帝君。

        就是不知道东华帝君的劫数是……

        不对!东华帝君不会也是这劳什子上洞八仙之一吧?

        猴子脑袋里面灵光一闪,猛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是又有领悟了?】

        李安然注意到猴子神情又有变化,却是不敢打扰到他,还特意往旁边挪了一点。

        【猴子领悟越多,我就能白嫖越多,这感觉美滋滋!】

        李安然开心,忍不住在心里哼起了歌,给猴子加油。

        【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

        猴子:“……”俺老孙求求你了!别唱了!

        猴子眼角一阵抽动,哪怕以他的自恋,都是老脸一红。

        幸得那满脸猴毛加上猴脸本来就红,李安然才没有看出来。

        偏偏他现在还“心有所悟”,不得不维持着那种空灵……呃,其实就是发呆双目无神的表情,生无可恋.jpg。

        另一边,钟离权的手下们都下好了注,问道:“将军,你压哪个?”

        钟离权信心满满地说道:“我敢打赌,这事是真的!之前我就想带人把他们宰了,为民除害,没想到被这群镖师们抢了先!这群流寇也真是不堪一击!压真的,一千两!”

        他这话音一落,那些压假的人表情就一垮,纷纷哀嚎起来,压真的人则是眉飞色舞,喜笑颜开。

        钟离权好赌,但却是十赌十赢,基本上没怎么输过。

        而且他这好赌不是好赌银子,而是什么都赌,小到今早丫鬟进门时先迈左腿还是先迈右腿,大到谁人能当丞相等等。

        这种情况下,这些人还愿意陪着他赌,赌的根本不只是银子,而是人情世故!

        钟离家世代为将,位高权重,他们这些当下属亲信的自然不得不小心捧着。

        “你们先别着急难过,老马也有失前蹄的时候,万一本将军这次赌错了呢?”钟离权的宽慰没有半点真心,又说道:“就以一个月内,若是这段时间再有狼妖杀人的消息传出,便证明这些狼妖是假;若是没有,就说明他们是真的,如何?”

        “好!”众将纷纷应是。

        ……

        五天之后,庆州西北发生狼妖袭击村子的事件,一个村子被屠杀。

        整个庆州,整个平阳,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