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咸鱼难做在线阅读 - 第301章最后

第301章最后

        黎昌气得把手机都摔了,他一直注意着时间,陆宁让他争取说一分钟的,可刚刚到五十七秒,对方就挂了!

        “黎叔别急,我已经查到秋水在哪儿了,这就带人去救她!”

        陆宁的话很稳,不急不徐,黎昌难稍稍安心了一些,女儿出事,他都没敢告诉妻子,生怕她那身体支持不住。

        好在,闵秋闵春抓住了一个,两人说对方的路子像是雇佣兵,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去年秋水离家出走那件事,就把陆宁叫过来认人,没想到真给他猜中了,对方正是那唐三的保镖!

        “咱们真的不用报警吗?”

        陆宁道:“报啊,有事找警察嘛!这可是绑架案,警察必须到场啊。”

        黎昌赶紧拿起家里的座机打报警电话。

        “陆宁,我也跟你去,放心,我就在车上等你们,不拖你们的后腿!我只想离秋水近一些。”

        陆宁也没和他废话带着大黑二黑就直接往外走,就一个苏海阳,不,应该说是唐海阳,他只有一个人,她自己就能把人解决了!

        “跟上。”

        闵春闵秋也赶紧跟上,六个人开了两辆车,直奔黎秋水现在所在的地点。

        唐海洋一直关注着黎秋水的动静,早在一年前,他就在为接近黎秋水做准备,把姓改了是为了不引起黎秋水以及黎家的警觉,苏是他妈妈的姓。

        刚才挂断电话后,他一直处在兴奋当中,脑子里飞快的分析着种种选择的利弊,看着黎秋水吓得满脸是泪的样子,他心里直骂对方不识趣,要是她老老实实的答应自己的追求哪里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儿?

        一旦他成了黎家的女婿就会慢慢弄死黎秋阳,再把她牢牢的把在手里,那黎家的所有财产不就全是他的?

        轻轻松松就能拿出五十亿资金,看来昌盛集团比他想象的还要有钱!

        ……

        这会已经是半夜,陆宁将车子停在了这处老旧小区院墙外,翻墙而入。

        那小子怎么说也是戚明教出来的,警惕性应该不低。

        这处小区建造的时间应该很久了,外墙黑一块白一块儿的,看上去跟白癜风似的,陆宁如同灵猫一般摸到一处楼房后面,她向上指了指,后小声道:“人在三楼,闵春闵秋守着后面,别让人逃了,大黑绕到前面,防止他跳窗,二黑和我走楼梯,咱们今儿来个溜门撬锁。

        对了,他身上很可能会有枪,所以,我们不管是谁和他碰上都要小心点。”

        不紧不慢的上了三楼,二黑不用指挥直接拿出工具开始撬,老式小区的门锁没人安指纹锁,撬起来容易的很。

        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二黑赶紧先一步进了房里,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反倒是陆宁借着楼道里的微弱灯光,将里面打量了一眼,然后又赶紧关上了门。

        卧室里有说话声。

        “你说,我要是和你睡了,你爸会是什么反应?”

        “苏海阳我告诉你,你若敢乱来,我立刻自杀,让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啪”的一声,伴随着一声尖叫,“啊!你打吧,用力打,下次你再给我爸打电话,休想我说一个字!”

        又是一啪的一声,“贱人!给脸不要脸,你真以为你是天仙啊,是个人都要围着你转?

        那些追你的人不过是看上你们家的钱罢了!信不信,你这辈子都找不到一个真心喜欢你的人,等你人老珠黄,那男人绝对会害死你,然后霸占你的财产……”

        陆宁一秒都不想在外面等,直接走到发出声音的卧室门前,抬起腿就是一脚。

        “咚”的一声,房门被踹开了,倒下的房门差点没把唐海阳压扁了,这小子反应超快,躲过这一压后,伸手就抓向了床上的黎秋水想拿她当人质,陆宁飞起一脚就踹向了他的脖子,唐海阳不躲估计脖子都能被踹断了,他只能往后闪了一下,躲过攻来的一脚,然后继续抓向黎秋水。

        可惜陆宁比他反应更快,一把就将黎秋水从床上抻了过来,小姑娘可不是只挨了这两巴掌,身上还被这个变态连扭带掐的弄了一身的伤,被陆宁这么一抻疼的她直吸气,但她生生的忍着没有叫出声。

        陆宁借着月光,看到了黎秋水脸上的青紫,她的身上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双手被缚在身后,前胸的扣子掉了两颗,露出一大片的皮肤,甚至看到了她的内衣。

        陆宁怒道:“要他一条胳膊!”说完就抱起黎秋水朝外走。

        二黑领命,“是夫人!”

        房间里不消两分钟就传出一道惨嚎声,陆宁不知道从哪摸出一只薄薄的刀片儿将黎秋水身上的绳子划开,“告诉我,还伤了哪里,胳膊腿都能动吗?”

        黎秋水的手一被解放,立刻埋进陆宁的怀里:“没事,没事……陆宁你带我走快带我走,我一分钟也不想待在这里。”

        “好,咱们这就走,不怕了,没事了,你哥哥也来了,就在墙外等着你呢!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来陪你!”

        她将人搂在怀里,一边给黎秋阳打电话让他赶紧进来,还要看看警察为什么还不来。

        等陆宁搂着黎秋水到达楼下时,黎秋阳已经找了过来,正好,小区外也响起了警笛声,“别怕,等下让你哥带你去医院,检查完了再去录口供,发生什么实话实说就行了。”

        外面黑漆漆的,黎秋阳一开始没看出妹妹的异常,只以为她肯定是吓着了,只是等他从陆宁怀里接过妹妹后,才发现小丫头的脸都是肿的,黎秋阳顿时气红了眼:“我操他大爷!他竟然把我妹妹打成这样了!今儿我非弄死他不可!”

        陆宁赶紧阻止:“我已经让二黑断了他一条胳膊,而且警察已经来了,你别乱来。

        想对付他也不急于一时,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护好秋水,我怕她心理会受影响。”

        黎秋阳牙咬的咯咯直响,可看着妹妹的可怜样,他生生将心口那股气压了下去,“水水,哥先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原本虚弱又惊恐的黎秋水突然激动起来:“我不走我不走,我要亲眼看着他被抓起来,要不然我不甘心,哥,咱们不走!”

        “好好好,不走,哥陪你,你别怕啊!”

        警察很快赶到,只不过和他们预料的不同,人质已经被解救了出来,楼上的客厅地上放着被割断的绳子,卧室里,一名保镖打扮的男子,看起来是在给另一个捂得有些严实的男子在做急救,屋里全是血腥味儿,见警察举着枪进来,对方立刻举起了双手,作投降状,“警察叔叔,我也是为了救人,他手里有枪,我只能先下手为强用匕首断了他一条胳膊,你们现在赶紧把他送医院吧,说不定他这条胳膊还能接上!”

        卧室里的灯是亮着的,几名警察在地上看了看,果然发现了一把手枪!

        出于自保断了绑匪一条胳膊什么的实在是太正常了,警察们收起了枪,赶紧让人将绑匪带走,送医院去急求,说不定那胳膊还能保得住。

        所以,他们来一趟也不过是扫个尾的。

        唐海洋很快被抬下了楼,人是昏迷着的,他的那只断臂就放在担架上,路过陆宁身边的时候,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不知怎么的,陆宁突然有些恶心。

        人质和绑匪全被送去了医院,陆宁一看都快到凌晨一点了,和黎秋阳说了一声,便直接回了家。

        ……

        黎秋水身上全是皮外伤,说惨挺惨,但要说没事,也是真的没事,养几天也就好了。

        在医院检查完又输液后,第二天上午警察就过来做笔录了。

        这件事很明显,勒索电话录音有,伤是真的,最关键的是唐海阳的身份,很明显他就是为父报仇的,可明明黎秋水就是最无辜的那个,在唐海阳心里就是罪大恶极,就被他报复了!

        陆宁睡醒后都快中午了,安绍天要处理京城公司的事,并不在魔都,所以她这两天十分的自在,想睡几点睡几点,想干什么干什么,厨师一看她下了楼,立刻开始煎炒烹炸,不大的功夫,六菜一汤就上了桌。

        陆宁对自家大厨的手艺还是非常满意的,先盛了碗鲫鱼汤,准备暖暖胃,可是以往还是很喜欢喝的汤,今天闻着总感觉有些腥,一顿饭下来,也就那盘素炒芥兰她多吃了点,其它的菜都觉得油腻腻的不太想吃。

        午饭后去了一趟警局,录口供的事儿不能一直拖,等从警局回来,她又在车上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她倒是准时起床了,可是早餐刚吃她又吐了。

        忠叔这下可坐不住了,立刻吩咐赵虹开车送大小姐去医院,这绝对是病了啊,姑爷去京城前再嘱咐,一定要照顾好大小姐,结果他把人照顾病了,这怎么行?

        陆宁也觉得自己现在不对劲儿,甚至她心里隐隐有了些猜测,便没拒绝忠叔,坐着车去了医院。

        挂了急诊,然后折腾了好一会儿,检查结果终于出来了,因为她憋不住尿,没做成b超,但可以确定的是,身体没大问题,只是怀孕了。

        这个结果一出,忠叔立刻激动的给苏盛全和安绍天全打了电话,苏盛全立刻就开了飞车赶到了医院,一见到宝贝女儿,激动的说话都带颤音了,“真怀啦?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陆宁摇头:“就是有点饿,又不知道想吃什么?”

        “这还不简单,让厨师们可着劲儿的做,你一道一道的试,总有一道是你喜欢的!”

        忠叔赶紧道:“我看昨天中午的清炒芥兰大小姐吃的多,估计她是不喜欢油腻的,要不就让厨师先做两道素菜,少少的放一点油就行,再熬一些白粥,试一试。

        等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另外还得再找一名专门照顾大小姐孕期的营养师。”

        “你说的对,赶紧去安排吧,先给宁宁弄些吃的,再问问大夫,孕吐有没有办法缓解,这要是天天吃不下东西可不行。”

        忠叔立刻跑出去找大夫了。

        陆宁也没等忠叔回来便张罗回家了:“我又不是一口东西也吃不下,没必要耗在医院,回家还方便一点。”

        苏盛全不放心,特意又问了大夫,听大夫说女儿的身体没大事,这才把人带回了家。

        陆宁不愿意去爸爸的庄园住,苏盛全就搬了过去。

        妻子当年孕期他没能全程陪伴,女儿怀孕了他一定要从头盯到尾,看着她平安生下孩子,他还要帮忙照顾小家伙,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想想那日子他心里就美的不行。

        陆宁知道他平时很忙,满脑子都是工作工作工作,趁着她怀孕这段时间,正好也能让爸爸休息一下。

        现在的苏氏,相当于就是他们父女两个的,她就是个万事不管的,所以受累的就只能是爸爸,看来,以后,她不能再这么自私了。

        安绍天接到她怀孕的消息立刻做飞机赶了回来,捎带着的还有吴月兰这个婆婆,安老子安老太太随后也跟了过来,安家第四代第一个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他们激动着呢,没想到孙子还挺争气,京城魔都两地跑,还能这么快就让孙媳妇儿怀上,得好好奖励一下才行。

        这几位大佛一来,名仁公寓明显不够住了,苏总不愿意女儿去姑爷的庄园住,那样他就没法跟着女儿,安绍天也不希望老婆回岳父家里,那样他妈住着也别扭。

        苏总这位大总裁干脆直接把名仁公寓上下两层全买下来了,安老爷子老两口住楼上,他搬到了对门,亲家母就住小两口隔壁的房间,就近照顾,这样大家皆大欢喜。

        等陆宁的胎终于坐稳了后,苏盛全突然接到了看守所的电话。

        木暄玲母女三人终于判了,她倒是一如继往的爱儿子宠儿子,直接把所有的错全揽在了自己身上,当然了,想要污蔑陆宁的事起因是她的宝贝儿子,但是定下计划的确实是她,所以,苏明这个只递了一杯掺了迷药的饮料的,只判了1年,苏倩判了16个月,而木暄玲被判三年。

        判刑一下来,木暄玲心有不甘就想见苏盛全。

        苏盛全当然要去了,他不仅要去,还把小腹已经微微凸起的女儿也带上了。

        最近这段时间,安绍天硬是不让陆宁再剪头发,留起来的长度刚刚及肩,但甭管怎么说,就算她穿男装也不会被人误会是男人了,苏盛全又极为心机的给她挑了一套鲜亮的孕妇装,然后就带着女儿去了看守所。

        将近一年没见,木暄玲憔悴的仿佛老了二十岁不止,见到苏盛全以及他身边的陆宁时,她“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身后的狱警拿着警棍就上前两步:“给我做好,若你再敢乱动,就取消你这次的探视!”

        木暄玲脸上的表情都扭曲了,“苏盛全她是谁?”

        她以为陆宁是苏盛全的新欢,而且还怀了苏盛全的孩子。

        苏盛全满脸带笑的看着她这副疯样:“你能别那么龌龊行吗?我身边只要出现一个女人你就觉得我和人家有一腿,我苏盛全还没这么贱!

        想知道为什么当初我每次说为女儿准备了礼物,但都不交给她吗?因为那是给我自己的亲生女儿准备的!

        我早就知道你生的那两个孽种不是我的种,除了安慧,其他女人我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更别说碰了!

        所以你怎么怀上我的孩子?

        木暄玲,你想不到吧,我和安慧的女儿找回来了,她叫陆宁!”

        木暄玲这时才发现,这个女人的脸有些眼熟,就是那个让她恨不得直接弄死的陆宁!

        “你骗我的你一定是骗我的,那个小孽种早就被我弄死了,她不可能还活着!”

        “你是觉得我傻吗?我的女儿我会认不出来?还是觉得我会找一个假的来装我的女儿?”

        几乎是瞬间木暄玲就想到了当初苏盛全非要认陆宁当干儿子的原因,他这是防着她呢!

        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确定小贱人是他的女儿了!

        “哦,还有一件事忘了说了,宁宁已经和京城安家的安大少领了证,他可是国内最年轻的首富,对了,我女儿还要继承苏氏集团的所有股份,她应该是国内第一富婆了,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没生出来呢,她太爷爷就说要把安宇集团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给她了,将来她会继承她爸爸妈妈所有的财产,成为新一代的首富,就问你气不气!”

        苏盛全是木暄玲哪疼他往哪儿戳,这些话说出口,他可算是出了胸中的那口憋了二十多年的恶气!

        至于木暄玲,死不死呢!

        木暄玲气的果然差点没晕过去,明明这些都应该是她女儿的,御安慧的女儿凭什么享受这一切,等她出去的,她一定要弄死这个小贱人,看苏盛全还怎么得意!

        苏盛全把她眼中的恶全都看在了眼里,这个如毒蛇一般的女人一旦出来绝对不会老实,所以,他是绝对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陆宁不雅的打了个哈欠。

        苏盛全忙道:“宁宁是不是困了,咱们这就走,回家睡觉去,正好也要到喝营养汤的时间了,走,爸扶着你。”

        探视时间还没结束呢,苏盛全啪啪的开了一通炮,也不管对方是个什么心情,说完就立刻扶着女儿走了。

        三个月后,木暄玲在狱中与人发生冲突,被人用牙刷捅死在了监狱里。

        苏明和苏倩出狱后为了她妈的那点遗产打的不可开交,苏盛全全都看在眼里,但却没有再管。

        ……

        又过了三个月,陆宁在医院平安产下一子,孩子六斤八两,苏盛全这个外公感动的热泪盈眶,安绍天这个亲爹第一时间给一家三口拍了个照片,然后在微博上昭告天下:这是我的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