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大道纪)在线阅读 - 第557章 铡刀一口镇群雄(第三更)

第557章 铡刀一口镇群雄(第三更)

        一声轻叹伴随着那星光大手的收回而垂流八方,在星空笼罩的各处响起,无所不至。

        这一道声音没有太过强烈的语气波动,平铺直叙,却如电光击打人心,让所有听到他声音的人都似过电般颤了一颤。

        高手!

        大高手!

        郑龙求,风长明,墨长发等人神色皆是一凝,后退之时不住打量着。

        只见颗颗似虚似幻的星辰环绕之间,一个白发白眉的少年盘膝坐在一块卧牛石上,在其身前,正是那一块被他们追逐的石碑。

        在其身侧,星空如海如河环绕,颗颗星辰映彻而出的光芒将其笼罩的严实,那些星辰绝大多数都显得有些虚幻,唯有一颗灿若金阳,似在熊熊燃烧着。

        这居然是真形?

        以星河为真形?

        几人都有些不可思议,单修真形一境的高手,他们此生根本没有见过,不是此道不能修,而是不合时宜。

        神话时代之前,真形天尊开辟武道第一境,但自神话时代之后,灵相天尊开辟出第二境之后,已然极少有单修真形境的修士了。

        更不必说,经历神话,太古,远古,上古,近古之后,广龙天尊将九境推至十一境后的如今了。

        这种违和之感,就如同玄星高考,分明能多门皆学,皆考,却偏偏想着考一门特招,虽然理论上也有成功可能。

        但付出,难度与正统修行根本不成正比。

        “......元......”

        驻足远处的蓝水仙身子一抖,面上被极度不可思议所充斥。

        假的吧?

        他心神有些恍惚,平生头一次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的眼睛,自己莫不是看错了?

        莫宝宝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不住比划着自己的身高,一时间也产生了无比浓烈的挫败感,自己分明还大好几岁来着......

        哗啦啦~

        星光如水。

        安奇生盘坐卧牛石上,静静感知着体内的剧烈变化。

        筋骨皮膜,血肉骨髓,都在鼓荡之中发生着蜕变,万阳界之修,所修虽然也称之为法力,但在安奇生看来,用‘血气’来形容更为恰当。

        一切伟力归于自身!

        万阳界的修行与久浮界,人间道都有不同,后二者或多或少讲究天人合一,以人力撼天力,继而引动灵机以排山倒海。

        而万阳界,却如同一个黑洞,吞噬灵机转化血气,温养体魄精神,甚至开辟只属于自己的‘洞天’!

        说此界为武修,倒不如说是体修,战修!

        对于他修‘太极神庭’更是有着超乎想象的巨大作用,汪洋也似的血气鼓荡之下,他的五脏庙再度凝成,发丝,牙齿,双眼,乃至于下体,都已经生出了‘神通’来。

        来到此界半年而已,单论体魄,已经超过他在人间道九十年的修持,且,是远远超过!

        突飞猛进一般的蜕变,若是换做此界,哪怕是怎么样的天骄人杰,都会有着极大不适应,无法掌控力量,出现时灵时不灵的事情来。

        莫说对敌,即便是行走都困难。

        但对他而言当然不存在,他一路走来,自内家拳开始走的就是细致入微的掌控,天地磁场都能替换运转,自己的身体自然不必多言。

        “阁下是什么人?!”

        法无灭遥遥开声,暗含戒备,不敢轻易出手,单修一境之人不见得就比同境界的差上多少。

        此人这真形之浩瀚几乎堪比洞天了,虽然绝大部分仍然处于虚幻,也至少是与他们同级别的高手了。

        更为重要的是,这人身上虽有沧桑之气,但似乎骨龄并不大,显然是个天才,背后极有可能有大势力的影子。

        郑龙求等人皆是冷冷的看着,周身气势勃发,血气鼓荡,法宝神兵环绕,随时准备出手。

        而心中则不断搜索着面前之人的信息,但却毫无所得。

        “灭情道的法无灭?听闻灭情道有一秘传神通‘三七法灭箓’,但凡得人姓名就可隔空咒杀,三灭魂,七灭魄?”

        安奇生凝视那人,突然一笑:“我名元阳,你且试试,是否咒杀的了我!”

        三千万年的岁月之中,没有知道这世上有着多少种神通秘法,传承,除却杀伐战法之外,尚有各种针对元神的秘法神通。

        但直至此时,他最强的仍然不是体魄,而是已然凝聚了‘神花’开出‘太极道人’的神意。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东洲修士之中似乎没有阁下这么一号人物!”

        郑龙求眸光幽幽。

        武道修行,法第一,资源第二,没有足够的丹药,灵材,纵然如何天赋异禀之人都不可能修成气候。

        更不必说此人似乎修的是一境。

        这种修法古老而原始,效率不高,速度极慢,且耗费资源更多。

        若此人是东洲之人,他们不可能没有耳闻。

        “惊阳山的郑龙求,听闻你修的是惊阳山六大真形之一的‘霸拳’,不知有了几分火候?”

        安奇生目光一一扫过众人。

        万阳界的修行者太多,故而消息传播往往很广,很少有真正意义上的隐居者。

        此时这十数人,无一不是修行界有名的高手。

        万法之境,在许多人看来,已然是巨头一般的存在,而事实上,这样的高手,在三大圣地,太一门之外的任何一个大宗门,都可成为长老了。

        当然,也是有资格接触几大宗门一些真正隐秘的存在。

        “悭山无用道人的洞府,是我太一门推算而出赐予弟子的,无论你是谁,都休想带走一草一木!”

        风长明背后神剑嗡鸣,眸光冷冽。

        “一草一木?”

        安奇生看了他一眼,继而长身而起。

        轰隆隆~

        他起身之刹那,其身下数千丈之高的悭山嗡鸣震动,连同那一片广阔浩大的‘洞天世界’就自拔地而起。

        倏忽之间,已然没入了星空之中那一枚灿若金阳的星辰之中。

        整个洞天世界,已经被其彻底炼化。

        前后相隔,似乎不过一刻而已。

        “......”

        蓝水仙脸皮一抽,这处悭山大能洞府,是他晋升真传,太一门赐予的‘机缘’。

        眼睁睁看着东西被人取走,饶是他天性淡然,也不由的心中一颤。

        再看原地,已然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深渊,深渊之下,是一具不知死了多久的暗金色金翅大鹏的尸身。

        那一具大鹏之身,体型未必比鹏十六来的更大,但其极度内敛,一片片翎羽都闪烁着暗金之色,好似世上最为美轮美奂的宝物。

        时隔两万多年,这头大鹏当然没有了生机,但那一股桀骜跋扈,冷冽暴戾之气息却在悭山消失之刹那,迸发而出。

        死去两万多年尚且还有这等威势,可见其生前是何其之恐怖,不但是大妖,且是无限接近封侯级的大妖!

        同阶之中大妖本就比之人族大能的体魄更强,而这头金翅大鹏更是妖中王族,虽未封侯,但其体魄只怕已然是封侯之下最强了!

        “那是吾祖之身!”

        极远处,鹏十六惊呼一声,向前一踏,随即就是色变。

        因为在那悭山消失的刹那,一只星光大手已然垂下,将那一具大鹏之身握起,同样收了起来。

        连根毛都不曾留下。

        “放下吾祖之身!”

        鹏十六发出半声怒吼,七窍之中猩红血液就喷了出来,沸腾的气血差点将他频临破碎的身躯撕碎。

        而他那半具嘶吼,却似乎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

        咔嚓~

        星光大手碎裂。

        安奇生立于长空之中,白发随风而舞,淡淡的扫过众人,定格在风长明的身上:“一草一木,动之无用,如此不留一毛,你以为如何?”

        “狂妄至极!”

        风长明眸光一凝,心中大怒,踏步之间,背负的神剑已然腾空而起,一个跳跃,已然挥舞出一片剑光之海。

        于冷冽杀机的催动之下,倏忽之间横跨千里,向着安奇生斩杀而去。

        剑光穿空,凌厉至极,锋芒之所过,虚空,星空,一切可见不可见之物都被斩成了泾渭分明的两道。

        星空之中悬挂的一颗颗星辰都似乎被剑意所激,几乎掉落而下。

        他所修之真形,同样是太一门九大真形之一,名为‘道灭诛仙剑’,是太一门九大真形之中杀伐最凶之法!

        “元阳!”

        法无灭低喝一声,周身血气顿时显得阴冷,层层扩散如墨般的黑气倏忽之间已然化作一道大如山岳般的黑皮书。

        其上法理交织,道理暗藏,散发着幽幽之光的书页之上,骤然无风而动,以极快的速度闪过两个大字:

        元阳!

        嗡!

        三七法灭箓发动之刹那,阵阵阴冷至极的气息鼓荡而起。

        阵阵鬼哭狼嚎一般的嘶鸣声中,安奇生感受到了一股细微至极的阴冷之气骤然间自其体内浮现。

        继而,如同十道洪流般,冲向了他的三魂七魄!

        嗡~

        安奇生身形微微一动,似乎有些恍惚。

        “无论他是谁?先联手将其拿下!”

        郑龙求冷喝一声,踏空长啸:“非我东洲修者,何敢触碰我东洲机缘!”

        “杀!”

        这老者踏空长啸,须发皆张,气血鼓荡如大海拍空,所过之处星空都好似燃烧了起来,凶猛的一塌糊涂。

        一出手,就毫不留情。

        拳印横空,好似流星划破夜空,拉扯着恐怖尾炎,向着安奇生橫击而去。

        一动皆动,三大高手齐齐发动,杀机之凶猛似要连这片星空都一并斩杀了,倒是那万法楼的墨长发,微微犹豫了一刹。

        但在十人也都出手的情况之下,也只能出手,其法如风,飘忽而过,所过之处,星空都好似被冻结了一般。

        肉眼可见的冰晶在星空之中寸寸扩散,似乎要将整个星空真形都彻底冰封住!

        四大宗门,十数尊高手,在彼此没有任何商量的情况之下齐齐出手,彼此之间却不曾有着丝毫影响,反而如风吹火更烈般,更加助长了彼此的威能。

        一言不合,就要杀你!

        赤裸裸却霸道至极的意志让停留在远处的散修们心有戚戚然,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散修就是这般被斩杀的。

        轰隆隆!

        霎时间,四面八方如有潮水汹涌,大片大片的星空或被焚烧,或被冰封,或被斩开,一时之间,凶戾至极几乎要充斥天地。

        一击而已,就要斩杀陷入恍惚之中的安奇生。

        “他。”

        莫宝宝一捏蓝水仙的手掌,感受到一丝凉意,蓝水仙手心居然出汗了?

        他抬头看去,蓝水仙神情严肃,死死的看着处于所有神通攻击中心,似陷入恍惚之中的安奇生。

        呼~

        星光缭绕之下,安奇生缓缓抬头,眸光清明,却哪里有一丝恍惚?

        “不好!”

        法无灭心头一震,来不及叫出声,巨大的反噬就如潮水一般自三七法灭箓上传递自他的身躯之中。

        刹那而已,他已经喷出一口黑血,身子一个摇晃,几乎自长空跌落而下。

        而几乎同时,星光缭绕之间,安奇生缓缓抬手,五指轻轻一捏。

        轰隆隆!

        仅仅是轻轻一捏而已,这片星空就为之斗转,大片大片被冰冻的星空内卷,拍灭了熊熊燃烧的火焰,遮掩了锋锐凶戾的剑气长河。

        裹挟着隆隆滚动的星辰,如天穹骤然坍塌般,向着十数人同时砸了下来。

        一时间星光如瀑,星辰如雨!

        “不好!”

        包括郑龙求在内的四大宗门高手,就全都色变。

        他们可不敢以身尝试着星空之中看似虚幻的星辰是否真的是虚幻,在这样惊天动地的反击之下,也只能反攻为守。

        抵挡滚滚星光。

        唯有那风长明,剑光仍旧,人剑合一,纵横挪移在星空各处,任何星光,灰尘都被其彻底斩杀。

        于星空拍击而下的刹那,仍旧剑指安奇生,杀意更坚,口发剑音:

        “杀!”

        “真形不错。”

        面对这人剑合一的斩杀,安奇生眸光深处涟漪泛起,这一道灭道诛仙剑其意高远,无物不斩之凌厉,即便是他,也不由点头。

        “可惜.....”

        但法高仍由人来用,安奇生眸光一凝,握起的手掌一翻,五指箕张,向前一探。

        拍打而去!

        “什么?”

        分明是面对而立,分明是碰撞厮杀。

        风长明却只觉脊背发寒,好似天崩在身后,整个天地都向着自己压了过来,下一瞬就要将自己压的粉身碎骨!

        “什么时候?”

        他心头狂跳之余,他神剑嗡鸣。

        再吐剑音,锋芒触及,遥隔百里,已撕裂虚空,寸寸蔓延至安奇生眉心。

        无论如何,退无可退!

        唯有杀!

        近了!

        近了!

        风长明眸光燃烧。

        他几乎已经能够看到那名为元阳的白发少年略带一丝赞赏的目光。

        赞赏?

        他先是一怒,继而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下一瞬,只觉身后寒风凌厉,危机如潮而来。

        呼~

        而在他的心神感知之下,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自其身后虚空之中探出,轻飘飘的拍下。

        如老子打儿子般,拍在了他的后脑勺!

        任由他鼓荡的血气,凌厉充斥周身百里的剑气之海,都没有能够阻挡丝毫,被其一下拍灭!

        砰!

        风长明双眼一怒,充血般一红。

        但转瞬只觉自己大日从天而降砸在头上,瞬间眼前一黑。人事不知。

        “风长明!!”

        郑龙求回首看去,万万没有想到炼成‘灭道诛仙剑’的风长明,这么就栽了。

        被人这么轻飘飘的一巴掌拍晕在面前。

        但同时,他的心头顿时一寒。

        一口口若有若无的猩红铡刀,无声无息间,已然悬挂在他们所有人的头顶之上。

        而俯瞰身下,自己等人不知何时已然站立在一方方古朴斑驳的道台之上。

        无可形容的森寒之下,郑龙求的身形不由一僵。

        一滴冷汗自额头滑落,摔在身下那一方道台之上。

        ‘啪嗒’作响。